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人物】陈学璞:最美不过夕阳红

2021年05月08日    来源:广西新闻图片画报社    作者:甘燕    字号:[    ]

  陈学璞,1944年8月生,江西安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共广西区委党校二级教授。现任广西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广西先进文化发展促进会名誉会长,广西写作学会名誉会长,广西中国-东盟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广西优秀专家。

  入选广西大百科全书“当代人物卷”,2016年获中国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奖。出版著作20部,发表论文400多篇,获省部级奖16项。

  十八大以来,应邀给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举行专题讲座,有15篇调研咨政报告获得11位自治区领导批示。

  2020年11月初,在参加了长篇报告文学“《新时代的青春之歌——黄文秀》出版座谈会”后,陈学璞风尘仆仆从北京归来。

  2009年退休至今,陈学璞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写论文、著书、撰写咨政报告……人生的精彩一直在他的晚年生活中延续。

  评论的力量

  从早期的陆地、韦其麟,上世纪90年代的“三剑客”,到21世纪的后“三剑客”,再到广西三位少数民族作家登上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颁奖典礼……对于广西文艺发展历程及其现状,陈学璞如数家珍,侃侃而谈。作为一名文艺评论工作者,他几十年来笔耕不辍,时至今日仍不时有文章面世。

  走上文艺评论的道路,源自他对评论的兴趣以及对评论力量的认识。上世纪80年代,天峨县木器厂的青年工人小颜热衷于小说创作。但是,他却因此被厂长批评不务正业,并被调去“解圆木”。他的处女作《奇怪的女厂长》在《广西文学》发表后,当地人对此津津乐道。陈学璞立即写了一篇小说评论《努力塑造创业者形象》以示鼓励和支持。在《广西日报》副刊发表时,题目被改为《可信可敬的创业者形象》,并加了编者按,还发了另一篇不同观点的评论。由此展开了延续三个月的“文艺争鸣”,最后,老评论家谢敏作了小结。后来,北京的《作品与争鸣》收录了小说和两篇评论。这在广西文学界引起较大的反响。当年,在陈学璞的推荐下,小颜被调到天峨县文艺队从事创作。之后,他继续努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从此改变命运。这让陈学璞看到了文学和评论的力量。“从此,我把写评论文章作为宣传工作的补充和业余生活一项必不可少的内容。”

2019中国写作学会学术年会总结发言 受访者供图

  上世纪80年代初,陈学璞的评论之舟扬帆起航;上世纪90年代着重研究新时期的文艺政策;进入21世纪,随着文学桂军的崛起,除了继续评论一些作家和作品之外,主要对文坛新桂军十年历程、广西十三年文艺发展的理论基础和基本经验、戏剧的“广西现象”等进行研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60华诞和广西文联成立60周年之际,陈学璞与黄伟林、李建平合作撰写了8万字的《广西文学创作六十年概述》,较全面地概括了广西文学60年的发展历程,涉及当代数百名作家,重点评介了几十位成绩卓越的知名作家。

  刊登于1992年第3期《桂海论丛》的《人类社会生活是文艺的唯一源泉》中,陈学璞指出,自1985年“新潮文艺”以来,部分创作人员出现了脱离人民、脱离生活的倾向,背向现实,闭门造车,有的甚至陶醉于个人感情意识的原始状态和潜意识的冲动。因而使得某些文艺越来越与时代隔膜,与生活背离,与人民疏远,并由此导致文艺自身的孤独与疲软。陈学璞不由得大喝一声:是该猛醒了。他认为重温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的“社会生活是文艺的唯一源泉”的著名论断,对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肃清错误思潮的影响,引导文艺工作者深入社会主义时代火热的生活,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不仅十分必要,而且很有针对性。

2019年,在来宾三江口调研 受访者供图

  对于“新桂军”,陈学璞在《文坛“新桂军”方阵从开步到雄壮》称赞,“新桂军”新锐作家的共同点是具有现代意识,他们跨越农业文明而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与时俱进。同时又巧妙地将西方现代文化融汇在本土文化包括民族地域文化之中。其作品既有先锋性,又有大众性,尤其是民族苦难带来的悲剧色彩和对乐土的企盼。他们既不是“先锋派”,也不是“民族派”。就创作方法而言,不是单纯的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新写实”、“新体验”之类能够涵盖的。这就是为什么上世纪80年代“民族派”小说下坡,上世纪90年代“先锋派”小说渐衰,而“新桂军”小说突进并长盛的重要原因。

  陆地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公开出版了《瀑布》《美丽的南方》等长篇小说和《故人》等一系列中短篇小说。陈学璞提出要发现陆地,认识陆地,传承陆地,弘扬陆地,并付诸实践。在纪念陆地诞辰百年暨文学创作研讨会上,陈学璞作了《我们为什么纪念陆地》主旨发言,提出创建陆地文学馆。2019年7月22日,《文艺报》发表陈学璞的《发现“南方”——读<陆地文集>(全八卷)》,评价了陆地的革命经历和文学创作成就。“今天来看,《美丽的南方》的最大价值是发现‘南方’。古代岭南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被视为流放的‘南蛮之地’,柳宗元在诗中称为‘百越文身地’。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壮族地区尽管当时经济文化还很落后,但在作者眼中这里的春天却是一片繁花似锦的景象。”“发现‘南方’,不仅发现南方地理学意义上的环境美、生态美,青山绿水之美,更重要的是发掘了壮族农民的心灵美,塑造了民族英雄人物的人格美。”《瀑布》描绘了韦步平由激进的民主主义者成长为先进的共产主义战士的英雄形象。陈学璞对《瀑布》推崇备至。他认为,陆地的小说是革命文化与民族文化相交融,革命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产物,不仅在当时发行量很大,引起强烈反响,而且今天对于青少年了解历史、继承传统,认识现实、面向未来,均具有一般的教科书不能替代的作用。

  ……

  思辨所及,切中时弊。从事文学评论写作40多年来,陈学璞在不同时代留下的文字,好似时代走过的足音,回响不绝于耳。

  建言献策

  2012年,陈学璞应自治区党校《党校要报》主编之邀撰写咨政报告《广西加快发展文化产业应着重打东盟牌》,并获得自治区领导的批示。从此,他便一发不可收拾。

  “咨政报告有三难:一是难得采用;二是难得实行;三是实行后难得肯定。”但是,陈学璞仍不断学习理论,研究政策,调查现实,以问题为导向,撰写咨政报告,为党委、政府决策咨询建言献策。就成效而言,它们“或引起高层关注,或促进难题破解,或推动加快发展,或引导走出误区。”

  广西自然与文化资源丰富,然而却很长时间没有世界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文化遗产),陈学璞为此焦虑。于是,他在2012年写了《广西申遗工作如何走出遭受挫折的困境——申报世界遗产调研报告》《进一步做好保护和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用开拓创新精神推进花山岩画申遗工作》等咨政报告,用大量的事实和有力的论证,指出广西申遗工作存在的问题,建议借鉴贵州的经验,成立自治区申遗工作领导小组。自治区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批示后,成立了领导小组。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2014年广西桂林喀斯特以及作为贵州荔波喀斯特遗产地拓展的广西环江喀斯特,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16年中国左江花山岩画申报世界遗产获得成功。

陈学璞的晚年生活同样精彩 黄河 摄

  《以三月三歌节为契机,打造壮族文化展示区的建议》抓住“壮族三月三”成为法定歌节的契机,提出用四个板块,在南宁武鸣打造壮族文化展示区。在得到自治区党委、政府领导的批示后,相关政府部门分别派员来访。并在2017年春节前夕,分别召开专家座谈进行专题研讨。南宁市政府于2017年2月4日送来感谢信。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机构改革后,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于2018年11月15日挂牌成。)于2017年2月22日送来答复意见书,对《以三月三歌节为契机,打造壮族文化展示区的建议》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表示领导已高度重视,提出了对应建议的具体措施和步骤。

  “十九大提出了很多新的精神,学习后就会得到启发,从而想到某个事情应该做。”因此,在十九大以后他就撰写了6篇咨政报告,得到自治区主要领导的8次批示。2020年3月9日,陈学璞被授予全区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读书学习常态化,新闻联播天天看,广西新闻不间断,新媒体热点也不放过。要不断地‘充电’,你才会有灵气,否则思想就老化了。”当学习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或许“活到老,学到老”就是对陈学璞人生最贴切的总结。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