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语视角

活在当代的壮语,日渐消弭的乡音

2021年04月28日    来源:西大新传媒    作者:勾永琴 丘玉清    字号:[    ]

  “壮语十分生动,光是“吃饭”一词就有各种说法,比如‘cik’(壮文)和‘gwn’(壮文)都表达吃饭的意思,前者说话对象是亲密的朋友,邀请对方一起去吃吃喝喝,后者则表现出一种客套的、可有可无的情绪。但这些具有丰富情感的语义表达在翻译成汉语的过程中就被简化、流失了。”在2020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影视创作中心副主任樊一平代表说道。

  “广西号称‘语言的富矿区’,壮语的衰弱,会削减广西语言文化的多样性。” 面对现今壮语传承的现状,广西民族报社壮文版编辑部主任唐龙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目前,壮文纸质媒体仅有《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和《三月三》杂志两种。作为广西民族语文标志性的新闻出版物,《广西民族报》创刊历史更为久远。

  《广西民族报》是全国唯一一家使用壮文、汉文两种文字出版的专业报,目前广西民族报社出版有《广西民族报》壮文版、汉文版两种版本的报纸。1957年7月1日该报在南宁创刊,创刊时报名为《壮文报》。1986年7月,报社增加出版《广西民族报》(汉文版),《壮文报》也相应更名为《广西民族报》(壮文版)。

《广西民族报》(壮文版)2021年4月14日第一版

图片来源于广西民族报官网

  “广西民族报社致力于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语文政策,为推动广西的民族、民语工作, 特别是为壮文推行提供强大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唐龙介绍道。《广西民族报》(壮文版)目前有新闻、壮锦(副刊)、壮乡美文(壮汉对照)、学生习作、签约作家、民语(民族)研究、广西非遗等专栏。

  自2009年报社单位性质被核定为“全额拨款公益性事业单位”起,报纸面向广西全区民宗委系统民语相关部门的人员、大学壮文相关专业学生、全区壮汉双语小学的学生、社会各界的壮文读者免费赠阅,每期发行量达7000份。

  广西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壮语方向的学生正是《广西民族报》(壮文版)的受众群体之一,大三的茳米儿就是其中一员。

  茳米儿来自广西贵港,她的家乡方言属于粤方言,之所以选择该专业是因为当时 “对少数民族语言有着一股浓厚的兴趣,想要继续学习更多这方面的文化知识”。

  在学习专业知识后,茳米儿感到很惊讶,“我没想到还会有壮文这种文字。”在大一、大二时,茳米儿主要学习标准壮语以及壮文写作,“壮文的学习过程和英语类似,需要记忆,老师带我们读写和解析语法结构,《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则是我们重要的辅助读物。”

  但与此同时,尽管茳米儿已经经历了3年的学习,在阅读报纸上的壮文内容时她还是常常遇到困难:“报纸很多内容涉及的专业性词语比较多,我一般不能做到百分百看懂。”

  除了读者群的文化程度影响着壮语报纸的发展,稿源也是令唐龙头疼的一大问题。“壮文报纸目前面临的发展窘境主要是稿源紧缺。壮语的实际使用功能没能发挥出来,社会上真正用心学壮文,熟练使用壮文的人比较少,用壮文写作投稿(特别是新闻稿)的人自然而言就不多。”

广西民族报社签约5位壮文作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壮族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壮语是壮族人民世代使用的母语,但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壮族基本处于只有语言,没有统一、合法文字的状态。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提出了帮助少数民族创制和改革文字的任务。

  1955年5月,广西壮族文字问题座谈会在南宁举行,决定制定《壮文方案》。1957年11月29日,国务院第63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讨论壮文方案和少数民族文字方案中设计字母的几项原则的报告》,批准了《壮文方案》,并同意在壮族地区推行使用。

  1958年,《广西日报》公布国务院颁布的《壮文方案》。从此,壮族人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统一、合法的文字。

  1982年,毕业于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现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的潘朝阳被分配到广西民族报社工作。作为一名地道的壮族人,这却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壮文。起初,潘朝阳是带着完成任务的态度从事着壮文的翻译工作。但随着对壮族文化的逐步了解,他渐渐地爱上了这份工作。

  “勒呀,顾背啰!(壮文:Lwg ha,gou bae lo!)”

  这是潘朝阳父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意为“仔呀,我去啦!”

  因母亲早逝,潘朝阳父亲在退休后跟随潘朝阳到城市里生活。开始,父亲还偶尔同他说壮语。后来潘朝阳儿子出生后,因儿媳、孙子都听不懂壮语,老父亲害怕儿媳误会,便再也没有和儿子使用壮语交流,这一不说就是十几年。直到2006年8月30日,父亲在弥留之际对着他用壮语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让潘朝阳感受到了保护和传承壮语文化的意义。“壮语是文化的根脉,融入血液,渗入骨髓,至死不忘!”

  但从推行使用壮文以来,广西区内出台的专门或涉及壮文的推行使用的政策法规,大都是党政机关的文件,这些文件的法律效力较低,易受质疑。

  2018年5月3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由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自2018年8月1日起施行。该条例的颁布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有重要意义,不仅能有效规范壮族语言文字推行使用,还能协调推进各民族语言文字发展。

  广西的壮族人口超过总人口数的三分之一,会说壮语的壮族人不在少数,但广西壮汉双语作家潘朝阳认为壮语的传承危机已经出现。“壮语中称呼爸爸为 ‘达波’(壮文daxboh)、妈妈‘达咩’(壮文daxmeh),但现在很多农村的孩子不再说壮语,都已经改成直接用普通话叫‘爸爸’‘妈妈’。”

  广西共有14个地级市,壮族人口主要分布在广西中部、北部、西部、西北部、西南部,具体为南宁市、柳州市、来宾市、百色市、河池市、崇左市、防城港市。除此之外,广西其它地区的壮族人口比例较低,会说壮话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茳米儿的同班同学陈娇来自广西百色,陈娇的家乡方言属于北部壮语。虽然作为土生土长的壮族人,但陈娇坦言从小到大,身边大多数人都是讲普通话。她认为身边人不说壮语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伴随经济的发展,很多人都选择外出打工,也会将小孩带出去上学,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以及没有讲壮语的需求,母语观念逐渐淡化;二是讲壮语会影响普通话发音,容易造成第二语言发音不标准,产生口音,“很多家长不愿意跟孩子说壮话,是担心影响孩子学习普通话,害怕说话‘夹壮’被别人嘲笑,因此不少家长从小就和孩子讲普通话了”。

  来自广西南宁的壮族大学生潘思怡,曾就读于壮汉双语教学的中桥小学。谈及身边还有哪些人会通过壮语沟通时,她感叹道:“从我周围来看,讲壮语的基本都是我们村、我们镇的人,都是乡里乡亲。上了高中以后,我在学校就没能碰到人讲壮语了,大学更加碰不到了。”

壮文教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壮语传承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社会对壮语文化传承的氛围淡薄,唐龙谈道:“壮族老百姓对传承壮语的意识较为淡薄,绝大多数是‘随大流’,没有意识到多语言多文化和谐共生的重要性,没有认识到保持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意义。”

  唐龙认为,“语言是我们宝贵的资源,壮语衰弱,意味着壮语作为一种文化资源所蕴含的文化价值的流失”。语言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当语言成了少数学者的研究对象,而不是民族的交流用语,那其民族意义便不复存在。

  “很多人并不了解少数民族语言保护的意义有多重大,他们也并不知道少数民族语言保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家庭传承。家庭应当言传身教,培养后代从小熟练掌握本民族母语。”茳米儿就壮语传承浅谈了自己的看法。

  “壮语没能广泛推广,认识了解壮语的人不够多,这是人们对壮语认可度不高的重要原因。”潘朝阳补充道。

  潘朝阳深有感触地说:“壮语文化想要发展,目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与时代发展同步。”在他看来,就是要实现“实用化”,如升学、入职以及职称等考试,若可以考壮文,不愁没有人学。或者说,升学、入职以及职称考试等,加考壮文者可加分,也不失为一种较好的激励政策。

  潘思怡认为,壮语教学最大的意义是能让更多的人学会讲壮语,把壮语传承下去。“我不希望壮语这一语言消失。”

  潘朝阳的儿子如今在某一线城市工作,由于地域和工作的缘故,没能系统地学习过壮文。但每当潘朝阳发表壮文作品时,他的儿子便会大方地在朋友圈与同事、朋友分享,其领导和同事们对此也颇有见地,夸赞道:“你爸爸会壮文,而且能用壮文写作这是了不起的事儿!全世界没多少人能做到,这就是独特的本领。”

  “壮文,是传承壮语的最好方式和载体。只有文字的记录和使用,壮语才能很好地传承下去。”潘朝阳说道。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