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克兴:作为一名党员, 始终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上

2021年04月2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莫蓓蓓 黄 云    字号:[    ]

本报记者 莫蓓蓓 黄 云

  谭克兴(常用笔名谭凯兴),中共党员,中共融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网信办主任(兼),自2000年入党以来,他时刻以党员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全力以赴投入到工作中。他是融安县第一个新华社签约摄影师,中新社签约摄影师,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广西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在融安工作13年期间,12次被单位评为“优秀”,曾在新华社、人民日报、广西日报、广西民族报等各类媒体上发表作品3万余篇(幅),2017年荣获“广西两学一做·勤廉榜样”荣誉称号,2019年荣获广西壮族自治区“2014—2018年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先进个人”称号,2020年荣获柳州首届“最美退役军人”荣誉称号。

  闻讯而动,奋战抗洪一线

  “作为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况且,我还是一名新闻工作者,为了捕捉到抗洪抢险的镜头,我得更靠前站。”2017年7月1日,正值周末,融安县暴发洪灾,谭克兴得知消息后立马扛起相机和无人机冲到抗洪一线,第一时间从水文、防汛办等部门获取最新的水文信息、天气预报和政府的各种举措、计划,迅速组织县融媒体中心的值班人员采写编发“融安汛情快报官方发布”,紧急情况下,每10分钟发布1次,快速、准确、及时地发布相关汛情,确保转发给每个乡镇的书记,避免恐慌,稳定民心,掌控舆论权,让谣言无处藏身。当晚,他带领的团队一直坚守到凌晨4点多。这次洪灾,谭克兴连续工作18个小时,每天最多休息四五个小时,24小时坚守在值班第一线。

  谭克兴不仅在抗洪前线采访报道,还跟随当地的社区干部到最靠近河堤的和平社区,挨家挨户劝说群众撤到安全的地方。当时有一位老人坐着轮椅在家门口远眺,家里人也并没有意识到此次洪灾的严重性,谭克兴一直做思想工作,好说歹说,说到喉咙都干了,最后老人家一家终于同意撤离。结果离开后没多久,洪水马上淹到家里,足有1米多深。倘若没有及时撤离,后果不堪设想。“多亏了他,这次我们全家才可以平安无恙。”事后那位老人非常感激谭克兴。

  风雨无阻,聚焦贫困山村

  2011年,机缘巧合下,谭克兴走进了位于东起乡崖脚村的铜板屯。铜板屯的泥墙土瓦和漫山的李花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幅恬静古朴的乡村田园风景画里。然而由于地处深山,道路不通,大部分年轻人外出打工,甚至搬离村庄,只剩下6位老人居住,年龄最小的老人已68岁,大量老屋已荒废,无人管理维护,眼看着这个村庄即将随着老人们的相继离世而凋零。

  谭克兴感到非常痛心,为了避免铜板屯消失在城镇化的滚滚洪流中,他坚持不懈地用镜头聚焦铜板屯的质朴和纯粹,投稿给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新社等多家媒体,让这个日渐衰落的古村落逐渐走入公众的视野。他的付出有了成效,随后政府投资为铜板屯修建公路,建设人饮工程,安装路灯,修建山间石板小路、卫生间和观景台等旅游设施。得知家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的年轻人也陆续回来创业,把自己的老屋修整成民宿,接待游客。6年的时间里,铜板屯摇身一变,成为别具特色的旅游胜地,焕发着勃勃生机,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村”。

  在另一个村寨,也上演着同样的故事。安宁村大袍屯是融安县唯一的苗族自然屯,该屯有村民122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2户,曾经贫困发生率为61.92%,是安宁村贫困发生率最高的一个自然屯。谭克兴为了引起外界的关注,只要一有空就扛着相机到大袍屯去拍照。

  2020年9月22日,天下着蒙蒙细雨,谭克兴一大早就来到大袍屯拍摄,到了天黑才返回。他在走下一个斜坡时,不小心脚一滑,为了保护右手里的相机,他选择让左肩着地。到了医院一检查,他的左肩锁骨错位、韧带断裂,必须马上住院进行手术治疗。

  躺在病床上的谭克兴让妻子邓丽婷支起一个小桌子,把手机、笔记本电脑拿过来。妻子看到他都伤得这么严重,还要继续写稿,非常不理解地说:“工作先放一边,你先把伤养好了。”谭克兴忍着剧痛回答:“你也看到了,我为了保住相机,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更不可能把稿子烂在手里。新闻是有时效性的,我今晚必须写出来。”说着,他就用双脚勾住床尾的栏杆,把身体撑起来,用嘴咬着手机的一角,配合右手一起,一个字一个字地在键盘上敲起来。当晚谭克兴就是这样忍着剧痛写完两篇稿子,稿件在中国新闻社、中国财经新闻报等多家国家级权威媒体发表。

  他的发声有了回响。近年来,在党建扶贫引领下,在驻村第一书记的带动下,村里凿山开路,搭建路网,大力发展香杉、金桔、养鱼等“5+2”特色产业,开发绿色生态游,走出农旅结合的新路子,2020年底,村集体经济共增收10万元,整屯顺利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零。

  可以说,铜板屯漫山纷扬的李花,安宁村清脆悠扬的芦笙曲里,都凝聚着谭克兴的血汗。

  以笔为剑,议“天价水费单”

  作为从事宣传工作的新闻工作者,谭克兴从未忘记自己肩上的责任。为解决群众实际问题仗义执言、敢说真话,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谈。

  2020年4月,县直工委组织举办入党积极分子的培训班,邀请谭克兴去讲课。在课程结束时,谭克兴对台下的学员们说:“如果各位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我能帮的尽量帮。”然后,他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谁曾想,几个月后,学员吴神妹就联系了谭克兴。原来,10月15日,吴神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缴纳水费的通知,告知她家9月份用水3779吨,应缴纳水费18303.38元。以往每个月的家庭用水量都是在22吨上下,缴纳水费66元左右,面对增加了170多倍的用水量,吴神妹难以接受。面对“天价水费单”,吴神妹也去咨询过,收费处的工作人员让她回家检查自家水表是否存在损坏或水管漏水现象,并表示还是要按照通知上的金额缴纳水费,如不按时缴纳,可能还要罚缴滞纳金。吴神妹万般无奈之下突然记起谭克兴课上的话,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他求助。

  谭克兴听完后也感到很疑惑,民生无小事,于是他就跟着吴神妹一起到水务公司了解情况。该公司主要负责人说,吴神妹家的水费是按照融安县城市供水价格收费标准计算的,该收费标准分为3个阶梯价,由于她家9月用水量达到第三阶梯标准,所以按照第三阶梯标准来计价收费。考虑到实际情况,同意她家9月用水量按照第一阶梯的标准计价后,再减免50%,只收取5706.29元。吴神妹认为收费还是过高,不接受这一解决方案。

  10月21日,以《居民“天价”水费让人疑惑,一个月将近两万元!》为题的微信文章在融安县委宣传部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在文章末尾表示事情还在进一步处理中。网民们看到文章后,纷纷留言,吐槽自己曾经历的“高价水”。此事也引起了县纪委和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关注,两单位马上组织人员调查此事。原来,吴神妹家的水管早已漏水,漏水的地方比较隐蔽,再加上抄水表的工作人员并不是每个月都上门抄水表,所以无人发现。最后,水厂免费帮吴神妹家修水管并更换水表。事情已得到圆满解决,但对于谭克兴来说,事情还没有结束。

  10月28日,他用笔名“谭凯兴”写了一篇题为《但愿“天价”水费不再有》的微信文章,顶住各方压力,以笔为剑,多层次、多方位剖析发生此次事件的原因,犀利深刻,呼吁党和政府要时刻牢记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为老百姓解决实际困难。此篇文章引起了群众的热议,大家拍手叫好。

  2008年7月谭克兴从部队转业到融安县委宣传部,一干就是13年,他跑遍了全县148个行政村(社区),融安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留下他的足迹,水鞋和运动鞋不知道穿坏了多少双。习近平总书记说,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谭克兴,以一个党员的责任与担当,怀揣着对融安这片土地深沉的热爱,马不停蹄地奔走在新闻一线,用他的镜头和文字,记录融安的新发展、新变化。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