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保持着军人和党员的硬气

——记自治区民宗委干部黄军河奋战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的感人事迹

2021年03月2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记者 何宗威 唐 龙 文/图

黄军河在给澳洲坚果摘除黄叶。

黄军河在堪爱村委留影。

  在2021年2月25日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经过8年的持续奋斗,在现行标准下我国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在全国脱贫攻坚战中涌现出千千万万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自治区民宗委军转干部黄军河就是其中的一位。

  军人本色,情系边关

  黄军河是广西贵港市人,1998年高中毕业后参军入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宁明县的边防部,2000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一直在部队工作十几年,先后从事对宁明县212公里边界线勘测、排雷清障工作,以及对凭祥市、宁明县共309公里边境线上的驻军军事设施进行改造和修建。2016年转业到自治区民宗委工作。

  2018年3月,全国脱贫攻坚战进入决战阶段,自治区民宗委定点帮扶宁明县的5个行政村也进入脱贫攻坚战最后的冲刺。为了夺取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自治区民宗委继续派出驻村工作队。在机关人手短缺、驻村人选难以落实的关键时刻,黄军河主动请缨,愿意回到曾经服役过的桂西南边陲宁明县,担任该县寨安乡那练村驻村工作队员。

  黄军河与孩子、父母住在南宁市区,而妻子住在离南宁约300公里远的桂平市南木镇,她也同样奋战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夫妻两地分居,聚少离多,孩子尚处于学龄前,双亲年逾古稀,老人、孩子每天都需要他照顾。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他提出下乡驻村,这对他的家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让领导同事、家人朋友都感到难以理解。

  “你走得开吗?”同事和朋友为他担心。

  “你发疯了?老人和孩子谁来管?!”家人发出近乎呵斥的责问。然而,黄军河没有动摇,简单收拾铺盖后风尘仆仆赶到了那练村。

  带娃扶贫,感动乡亲

  黄军河知道,脱贫工作是一件苦差事,然而,他到岗的时候现实比他预想的要棘手得多。

  那练村总人口为2300人,其中2014年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162户、贫困户人数598人。2015年10月,根据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安排,自治区民宗委定点帮扶宁明县5个行政村,该县寨安乡那练村就是其中一个,黄仲盈是自治区民宗委派出驻该村首任驻村第一书记。经过3年的努力,那练村取得了147户、458人脱贫的显著成绩。可是当黄军河驻村时,那练村还有15户、40人尚未脱贫,而此时离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仅剩下一年多的时间。脱贫工作越往后越难做,这是众所周知的,原因是能脱贫的家庭不是有一技之长就是有劳动力,而不能脱贫的家庭各有复杂的原因。

  面对时间紧迫、任务繁重的脱贫攻坚战,初来乍到的黄军河被眼前的现实打破了原有的心里底线,他不得不重新调整工作与家庭的关系。开弓没有回头箭,既要驻村工作,又要照顾家人生活,如何做到两全?经过深思熟虑,他把孩子和父母带到身边,那练村的常住人口从此多了两位老人和一个孩子。白天,黄军河正常上班,晚上则带着孩子入户了解贫困户家庭情况,慢慢地,村民们都亲切地叫黄军河“轩爸”(轩是黄军河儿子的名字)。

  在宁明县定点帮扶后盾单位自治区民宗委以及广西军区、中国电信公司、中国移动广西公司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黄军河与驻村第一书记卢子斌协同作战,截至2020年底,那练村最后2户3人成功脱贫。至此,整个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62户、598人全部脱贫,整村顺利通过了全国脱贫攻坚普查。

  因地制宜,发展产业

  自治区民宗委定点帮扶宁明县的5个村全部脱贫之后,2020年4月,黄军河调到爱店镇堪爱村任驻村第一书记。黄军河深知,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乡村振兴的新起点。如何防止脱贫户返贫,让老百姓真正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是他到宁明驻村以来一直在探索和寻求的方向。

  宁明资源丰富、生态优良,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全国蔗糖生产基地县”“中国八角之乡”和“中国松香之乡”,然而仅靠小规模种养,只能勉强脱贫摘帽,想过上小康生活十分困难。面对糖价下跌、米价低迷,人工成本高、化肥投入大的现实,很多农民宁可丢荒土地也不愿意去耕种打理。

  “我在农村长大,小时候家里仅靠种植8亩田地就能送几个孩子读书,现在显然是行不通了。”远眺着东一块西一块、零星散落在丘陵山谷边的田地,黄军河若有所思地对记者说。

  从农村来,现在又回到农村去,他意识到,农村致富之路千万条,但是必须因地制宜,切不可千篇一律地照搬复制。他在那练驻村时,根据那练丘陵少、平原多,土地连片、平整,饮用水资源重点保护水域派连河穿村而过,生态环境保护良好、那练大米受青睐等特点,重点引导村民拓展稻谷、甘蔗规模种植,辅以发展小规模禽类和牲畜养殖业。事实证明这是一条适合脱贫的发展之路。

  甘春莲原是那练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目前供两个孩子读书,一个在桂林理工大学读大三,一个在宁明读初中。老公农闲时在县城做小工,她自己种植10多亩稻谷和40亩甘蔗,由于规模种植和机器作业,夫妇俩可以独立完成耕作,一年下来收入十分可观。记者听完她介绍自己家庭经济情况后问:“你是那练村变迁的见证人,请说说这几年那练有什么最明显的变化?”甘春莲很开心地回答:“道路变化很大,学校变化很大,以前小学又破又烂,现在学校跟城里一样了!”

  到爱店镇堪爱村任第一书记后,黄军河的农业产业思路发生了改变。堪爱村属于丘陵地区,山多地少,如果还是按照那练村那套思路发展稻谷、甘蔗种植,这个做法将事倍功半。记者到堪爱村采访的时候,正值宁明县全面推广农民种植澳洲坚果树,在村委办公室,记者见到了黄军河,他刚参加有关坚果种植的会议回来。

  澳洲坚果苗一般在种植后4至5年开花结果,第6至7年起进入盛果期,每一棵树的经济寿命长达50至60年,有些甚至更高。种植澳洲坚果,往往一棵树就能受益几代人,是很有种植前景的坚果树。黄军河带记者到堪爱村板堪屯的坚果种植地参观,这里原是村头的一块闲置空地,面积大约两三分,地里的坚果树如今已经长成与成人齐肩高。他对记者说:“1亩地可以种植坚果树20棵,到盛产期平均每棵收果几十斤,按目前市场生果每斤6元左右的价格计算,1亩地就可以收入几千元,比种稻谷和甘蔗的收入多出好几倍。”根据堪爱村的实际情况,黄军河大力推广村民在丘陵山坡荒地、门前屋后等闲置地块种植坚果树。

  “为什么不在林地或者耕地里大面积种植?”记者提问。

  “发展产业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一拥而上。”他认真地对记者说,“以上收入只是理论上的算法,最终情况如何呢?谁也不能百分之百地做保证。之前政府发动农民大量种植甘蔗,可是后来糖价下跌了,农民种甘蔗的收入不高了,很多人就没有那么积极了。现在推广种坚果,村民也有看法,他们还不敢大面积种植,这很正常。”

  在推广坚果种植上,黄军河因人而异进行沟通交流,不夸张宣传前景,不强行推广种植。他说:“看好前景的就规模种,同时,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进行间种中药材;谨慎的就在自家房前屋后空地种,在丘陵荒地上种,权当植树造林、绿化环境。为了鼓励农民种植,宁明县给予种植户每亩补助1000元,散种的按22棵一亩计算。”

  安居乐业,乡村振兴

  爱店口岸位于宁明县爱店镇,中越边境1223号界碑处,北距宁明县城51公里,南距越南首都河内180公里、禄平县17公里,与越南峙马口岸相对。2015年,国务院批准爱店口岸升格为中越双边性常年开放公路客货运输口岸,爱店镇从此热热闹闹,边贸一度十分活跃,堪爱村为此成立上千人的边贸互助组,村民从中获益匪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门关闭,边贸停摆,许多村民失去赖以生存的职业。

  城市打工族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在黄军河的眼中,堪爱村正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履新堪爱村驻村第一书记后,面对这样的情况黄军河又开始琢磨起来。

  他首先想到了扶贫车间,让村民在家门口就业,既能够照顾老小,又能够打理农活。堪爱村有一位经济能人叫马建生,在深圳制衣业打拼20多年,有意向回到宁明开制衣厂。黄军河获悉后如获至宝,立马登门拜访。在黄军河的热心帮助下,马建生的制衣厂很快落实了场地,今年春节一过就如期开工。记者去采访的时候已经有几位堪爱村的妇女在车间忙碌工作,这些妇女都没有学过缝纫技术,每个人都是从零开始学习。马建生对记者说:“工资是计件发放,由于她们都是新手,每天车不了几件内衣裤,所以我每个月给他们保底工资2000元,超过部分不封顶。”

  在堪爱村委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一位新入职的小伙伴,他叫赵振利,是堪爱村下辖的一个瑶族小村庄禄旭屯人。小赵2013从南宁华侨学校平面设计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深圳做平面设计。今年回家过节看到村里发展这么好,加上妈妈养了50多只山羊忙不过来,于是他决定留下来,在村委任职,他表示很有信心在家乡发展。

  采访结束时,记者注视着黄军河,只见他身材瘦高、皮肤黝黑、面庞消瘦。军旅和驻村的磨砺,使他身上少了机关干部的文气,多了农村干部的土气,以及共产党员、退伍军人的硬气。

  2016至2018年,黄军河连续3年被自治区民宗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20年荣获“第四届全国民委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2020年12月28日,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作出《关于表彰第四届全区“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和记一等功公务员(集体)的决定》,全区76名个人获记一等功,其中黄军河因在脱贫攻坚战中的优秀表现而赫然在榜。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