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脱贫攻坚第一线

健康扶贫“排头兵” 村民健康“守门人”

——记三江侗族自治县同乐乡高岜村女村医杨思

2020年07月3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俞晚霞    字号:[    ]

杨思进村入户开展慢病随访及诊疗工作。

  在山村里行医20年,她一步一个脚印地履行着医者的职责,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在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凭借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务实的工作作风,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信任和敬重,也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充分肯定,先后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十佳党员”,在县级免疫规划、妇幼保健工作中被评为“先进个人”,被大家称为健康扶贫路上的“排头兵”,村民健康的“守门人”,她就是三江侗族自治县同乐苗族乡高岜村女村医杨思。

  杨思1973年出生在高岜村,她的父亲曾是村小校长。在她小时候,父亲就鼓励她将来从事服务村民的工作。在校读书时,杨思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2000年,她从三江侗族自治县卫生学校毕业后回到村里当村医。这一干就是20年,再也没有离开过。

  高岜村位于同乐苗族乡西部的大山深处,位置偏僻,距县城60公里,开车到县城最快需要两个半小时。该村辖大寨、培秀、翁培、松岁、乌秀、正平、老三等7个自然屯17个生产小组,总共872户3537人,全村就杨思一个村医。

  聚居在村里的苗族群众思想和生活习惯比较传统。杨思当村医之初,发现村里的妇女习惯在家分娩,村里曾发生孕妇因分娩死亡的事。她下定决心不让悲剧重演,每次出诊遇到孕妇总会提醒她们及时去医院检查,不要在家自行分娩。从那时起,杨思会专门记下村里孕妇的姓名、其丈夫姓名、联系方式、预产期、月经次数与时间等具体信息。计算出预产期后,她会反复劝说孕妇及时赴医院分娩。杨思刚开始担任村医时,当地并未实施产妇“降消”(提高孕产妇住院分娩率、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消除新生儿破伤风)政策,她总会主动上门向孕妇家人介绍安全的分娩方式。由于村里很多人没有形成孕妇在医院生产的观念,杨思不止一次被误解。回想起以前被人误解的经历,杨思眼眶里涌出泪水,她哽咽着说:“我是为了她们安全、她们健康,只要她们安全我就放心了。”。

  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接生时的场景。2004年12月的一天早上,杨思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一男子称自己的妻子肚子痛,请她过去打吊针。杨思明白这是孕妇临产的症状,赶到孕妇家后,便劝说孕妇的家人送她去医院分娩。孕妇的婆婆却说:“媳妇你不要听她的,她是要收你钱的!”杨思见状便不再多说,与孕妇的丈夫扶着孕妇一同下山去同乐苗族乡卫生院。在路上,孕妇说:“我太累了,走不动了。”杨思这才发现孕妇已经在分娩了,婴儿一部分身体已经离开母亲。杨思根据在卫校学到的医疗知识一步步帮助孕妇顺利分娩。当天很冷,为了给刚出生的婴儿保暖,杨思脱下自己的两件衣服裹住孩子,并在寒风中陪孕妇等到了去乡卫生院的车。孕妇在乡里吃饭的开销与返回的路费均是杨思垫付的。事后,孕妇的婆婆对杨思感激不已,孕妇也亲切地称呼她为姐姐。

  从事村医工作20年,最让杨思有成就感的是,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全村人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较大改变,如今村里的孕妇都主动到医院生产,高岜村7个自然屯千余名孕妇安全生产,连续10余年,孕产妇、新生儿死亡率为0。

  作为村里唯一一名村医,她承担着本村7个自然屯建档立卡贫困户443户,1815人的健康扶贫工作重任。高岜村离乡政府所在地15公里,屯与屯之间相距甚远,健康扶贫工作开展难度非常大,但杨思毫不退缩。为了落实健康扶贫各项政策措施,她持之以恒日夜战斗在健康扶贫第一线,上门开展慢病随访、诊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行之初,不少群众对这种新的服务模式不理解、不接受,甚至还有抵触情绪。有的村民认为家庭医生就是走形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面对种种说法和误解,杨思耐心细致地宣传讲解政策,热心细心地提供服务。病人出行不便,杨思总是第一时间赶到他们家里提供诊疗服务。走访、出诊时她不忘向村民面对面宣传当前健康扶贫惠民政策,讲解一些健康知识及护理常识。杨思的足迹遍布高岜村每家每户,她把优质的医疗服务送达群众身边,把健康扶贫惠民政策落实到人、精准到病,让群众充分了解健康扶贫政策,明明白白享受实惠,赢得了全村群众的高度认可和广泛赞誉,村民们都亲切地称呼她为杨阿姨或者杨大姐。

  住在卫生室附近的村民说,一年四季,冬天早上8点,夏天早上7点,杨思会准时到卫生室坐诊,因怕离开会耽误患者就诊,她中午也不回家休息,午饭就在卫生室简单冲一碗油茶应付。杨思希望能尽可能让病人少花钱、看好病。她对患者的热心耐心细心和爱心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而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一名党员、一名村医应该做的。

  杨思的不少亲戚在外务工每月能挣5000元以上,而作为一名村医,她每月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家里的大部分经济收入来自自家的几亩茶园,因为工作繁忙,茶园主要由婆婆料理。被问及坚守在高岜村当村医的原因时,她说:“这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热爱的事业,我是村里唯一的一名村医,我不做了,那些孕妇和生了病的村民怎么办?看到病人通过自己的治疗好了,感觉自己的付出很有价值、很有意义。”她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愿意继续为乡亲们服务。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