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第三篇  漫话《布洛陀》与《密洛陀》

2020年04月2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苏长仙    字号:[    ]

  布洛陀的故事讲完了。但是红水河与右江之间,还有一个近似于《布洛陀》的神话传说《密洛陀》,也同时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那么,布洛陀与密洛陀,他们相似在哪里,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各有什么特点?

  《布洛陀》与《密洛陀》虽然都是讲述造天、造地、造人、造万物的故事,故事内容都大同小异,但其意义却有天壤之别。

  首先,我们看“布”与“密”字的区别。布是父性,是壮族男人、男神。密是女性,是瑶族女人、女神。从他们各自的故事看,可以知道他们所处的时代是不同的,密洛陀是属母系氏族的,是女人当权的时代,这个时代和我们今所说的时代是不一样的,从母系氏族发展到父系氏族,这一代,恐怕有千年万年的演变。所以密洛陀比布洛陀要久远得多,他们不是同一代人,密洛陀可能同壮族的姆六甲是同一代的人,她们都是布洛陀的前辈人。

  “洛陀”都是壮语瑶话的译音,意义也相近,布洛陀与密洛陀都是极聪明、极能干的圣人,天地人三界的事,他们都知道,过去,未来,他们全都懂得。因此,人人都敬佩他们,归服他们,但是在具体的故事中,都因地域的不同,民族的思想、文化不一样而各有特点。

  例如,开天辟地,造山治水。壮族治水就开凿河流,叫神牛犁出红水河。而瑶族则怕水,洪水来了,他们就爬上山去居住。1958年我去金田村采风,收集太平天国革命故事,要从大藤峡进入紫荊山,其间要从金田水库坐船。那时,金田水库刚建成,没有好的渡船,就坐一般的小木船,和我们同船的,有几个瑶族姑娘,船一开,她们就叫天喊地,东歪西倒,差点翻船。后来才知道她们怕水,都住在山上。

  从南宁到百色,300公里的右江流域,住着壮、汉、苗、瑶等各民族,在民族区域的分布上,是明显可以看出地方民族居住的特点,右江沿岸分布有南宁、隆安、平果、田东、田阳等县市,百色市区内住的都是汉族,大多数是广东经商人住的,市郊也是汉人居住。这些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守边部队,退役后,留在当地成家立业,这些人多数讲庶园话、客家话,是汉人。远一些的,到“板、村”就是比较平坦的村落,这里住的都是壮族土著民族,讲壮话;再远些,上山去,住在山顶的多数是瑶族、苗族,下到河里,挑一担水,要大半天,但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山上,不愿下来。所以,在这些民族神话中,壮族要治水近水,瑶族就要上山离水远远的。

  布洛陀发展农业生产,造地种田,密洛陀则要造林种树,靠山吃山。在百色田林,我有个学生,他是瑶族的,住在高山上,他请我到他家乡采风,爬上几座泥土山,走了百里山路,还不到他的家,到了太阳快落山时,看到一间茅屋,他说,这是他家工棚,离他真正住的地方还有二十里。我说,那你有多少地呀?他说,少说也有百把亩。我说,那岂不是地主了?他笑笑说,其实,这都是“荒野”刀耕火种,粗放粗种的,我虽说也种了几百亩地,但每年收获只有三分之一。其他的三分之一喂山猪、猴子,还有三分之一是给山外的汉族朋友,到收获季节,大家来拈一点回去帮补,老同嘛,朋友一场,能帮就帮。

  你们看,他对山的感情,对人的态度,对待山里的动物,野兽就不一样了。他们对山外、山下的汉人、壮人,热情有加,常常送一些山货、粮食,还互相认亲,交朋友,打老同,逢年过节都互相来往,亲亲热热,和睦相处。瑶族和苗族都爱喝酒,每每有朋友来,进寨子,有进寨酒,到家里,还有敬酒礼节,一边唱着迎宾歌,一边敬上高山流水甜酒,就是用一条竹筒,搁在大酒碗上,几个姑娘每人拿一壶酒,倒在竹筒里,让酒流到客人的嘴里,要喝够一大碗,好在这个高山流水一样的酒是甜的,喝上一大碗也不醉。瑶族人的情谊深呀,能交上一个瑶族的老庚,是你的福气。

  瑶族人,对待同他们一起生活的禽兽和山野里的各种动物也很亲和,在《密洛陀》神话传说中说,有一次密洛陀要去找好的地方起房子,第一次派聋猪去找,聋猪出去只顾自拱吃蚯蚓,没有完成任务,密洛陀不怪它。第二次又另外派野猪去,野猪出去只顾去找红薯吃,又没有完成任务。第三次派狗熊去,狗熊出去只顾吃蚂蚁,也没有找到地方。第四次,又派麝香去,麝香只顾贪吃青草,同样没有完成任务。四个“爬地”出去,没有完成任务,密洛陀不死心又派四个“飞天”的出去找,第一个是啄木鸟,第二个是长尾鸟,第三个是乌鸦,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派了瑶鹰,瑶鹰飞上高空,居高临下,终于找到了一好地方,密洛陀很高兴,特别给瑶鹰做了铁嘴,打了铁爪,封他为鸟中之王。密洛陀手下的干将都是鸟兽,表明瑶人与大自然、人与动物之间的密切亲和。自己种地,还留一些给野猪、猴子吃,就像兄弟一样。亲山、亲树、亲野生动物,这是瑶族人性的基本特征。而壮族人性格,基本比较内向,外表文静、谦和、礼让,但对大自然灾害,对不良行为,敢于反抗、敢于斗争,有一种不露锋芒的锐气和韧劲。对人热情好客,守信用,求上进,与岭南各族人民和平共处。

  另外,瑶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迁徙。在《密洛陀》神话传说中,说到动物界的迀徙习性,有许多描述,瑶人的先祖,为寻找安生之地而不断迁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带上简单农具、家具,赶着自己的牛羊,一走了之。到了新的山寨,看哪座山土地肥沃,放把火烧山做肥料种地,开垦荒地,在石缝中种上玉米、黄豆、红薯等农作物,搭建简朴的房子,修筑便捷的山路,一个新家就建起来了。而壮族是个土著民族,天灾来了,他们勇敢地去治理,人祸到了,他们就勇敢地去斗争。他们留恋乡土,建设家乡,生活比较稳定,因而创作本民族的神话,也各有自己的特色。

  壮族和瑶族各自创造了自己的民族神话。由于民族的杂居,两个民族的神话产生的部分内容、形式,甚至神话相同或近似的情形,这也完全符合民间的文学交流,变异的规律,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文明因多彩,才有交流的价值;

  文化因包容,才有借鉴的必要;

  文学因时进,才有发展的动力!

  史诗《密洛陀》是幻想和现实的有机结合。这首古歌,每年给密洛陀“还愿”时唱的,它具有鲜明的宗教色彩。从内容上看,史诗绝大多数篇幅围绕创世这一中心线索叙唱她诞生后,如何造天地,造万物,征服各种妖怪,找地方创造人类。这些古歌,唱得绵长而细腻,反复跌宕,热烈赞颂密洛陀的功绩。从这些天真浪漫的叙述,表现了人类的美好愿望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这与壮族的《布洛陀》大致相同,但也有明显的区别,在民族形、民族迁徙、民族生活的习俗等,各有自己的特点。

  这节洛陀创世神话,可以用以下几句诗概括:

  壮乡庙会真热闹,

  淘沙寻宝有“洛陀”。

  “ 洛陀”“洛陀”“密与布”,

  壮瑶“父母”情也多。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