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初访壮族歌手韦淑英

2020年04月2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达汉吉    字号:[    ]

  为伟大祖国歌唱,为伟大人民歌唱,这是壮族歌手韦淑英的心声,也是她坚持不懈的目标。

  初识广西壮族歌手韦淑英,是戊戍年冬天的一次聚会。那是壮汉双语作家吴门发起的小型歌会,应邀参加的是生活在首府、热爱山歌的壮、侗、苗、瑶、水等几个民族家庭,我自始至终关注壮族歌王覃祥周,一些感受和感想,后来都集中在《印象覃祥周》一文中;当时对歌王的爱人、壮族歌手韦淑英的初步印象,是飘逸美丽,温柔活泼,歌声具有亲和力,一双眼睛会说话,给人以信任和力量,其他情况由于没有机会深谈,了解不多。

  庚子年春天的一个周末,壮汉双语作家吴门再次盛情地邀请几个民族家庭举行快乐歌会。这次歌会,作家有意安排我与韦淑英排坐,这使我有机会近距离访问这位美丽的壮族歌手。在畅谈过程中,壮族歌手善良的襟怀、崭新的世界、美丽的心灵,逐渐展现在我的眼前,令我赞叹不已。

  我问淑英:“今天聚会,用山歌如何来表达愉快的心情?”

  淑英立即放歌起来:“南国春天情意浓,群芳怒放似火红;民族家庭来聚会,贝侬开心好笑容。”

  我又问:“如果用山歌介绍自己,那么,您该怎么唱这首歌?”

  淑英深情明亮的眼睛一转,婉转的歌声就唱起来了:我名叫做韦淑英,如今工作在南宁;一身警服穿身上,常用山歌鼓励人。”

  这情意绵绵的歌声,赢得热烈的掌声。

  我是带着问题来向壮族歌手请教的,所以一开始就紧扣主题:“您是一名警察,长期在特殊岗位上工作,并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并立了三等功;但同时,您又是广西山歌学会监事,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民族文学》首届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学员。您三次荣登中国壮语春晚表演节目,又先后到美国、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等国家演唱壮族山歌。因此,我想问,您是怎么喜欢上山歌的?”

  见我一脸严肃,淑英立即认真起来:贝侬生长在东兰壮族山村,从小就喜欢山歌并爱上山歌,但真正走上山歌演唱道路的却是2008年以后的事情。那年,病魔先后夺去母亲、大哥、三哥宝贵的生命,当时,我想不通啊,整天在唉声叹气中度过,失眠、忧郁,使血压升高,各种病症接踵而来,健康每况愈下,眼看就要倒下去了。这时,先生覃祥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每次应邀外出演唱山歌时,一定把我带上。我从观众做起,逐渐被山歌特有的艺术魅力深深地吸引,后来就自觉唱歌、主动参加山歌演唱表演。打开心结唱山歌,病痛不知不觉就消失了,生活又充满了阳光。由于贝侬勤学苦练,加上嗓音清甜,不论是东兰调、巴马调,还是都安调、武鸣调以及桂柳山歌调,样样唱得地地道道、原汁原味,渐渐赢得观众的喜爱。2017年首届中国(广西)壮语春晚,我们的壮语组合节目《新春祝福歌》从海选中脱颖而出,大放异彩,博得观众阵阵喝彩。贝侬就是这样走上山歌演唱道路的。”

  我不解地问:“广西有北壮和南壮之分,山歌也分壮语山歌和桂柳话山歌之别;同时,广西到处有山歌协会,八桂歌海风生水起、人才济济。为什么您在山歌演唱道路上,走得如此洒脱自如,如此神采奕奕?”

  对我提出的问题,淑英作了认真的思考。过了一会,她才回答我的问题:“贝侬想,至少有三个因素:一是贝侬演唱的壮族山歌用语比较规范,大家都能够听得懂。贝侬是东兰人,先在东兰县当小学教师,结婚后才调到巴马,并改行当公务员,要经常下乡与群众打交道,由于两县壮话差别较大,语言沟通困难,对工作开展带来实际困难。为此,在先生指导下,贝侬认真学习先生提供的《壮文干部课本》和录音磁带,逐渐掌握了标准壮语。有了这个基础,讲巴马壮语就容易得多,工作也方便得多。现在,贝侬所演唱的壮族山歌,都使用标准壮语,各地群众听得懂,所以特别喜欢。二是紧跟时代,不断进行山歌创作,努力做到用时代精神鼓舞人。作为一个山歌人,贝侬始终坚持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自觉把各族群众的思想、智慧、力量聚集到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上来。每次演出之前,贝侬都要关起门来进行山歌创作,为了创作一首好歌、为了一句生动表述,常常琢磨到头疼、思考到深夜。三是贝侬有自己的演唱团队,依靠集体智慧,在比赛中常常处于优势。单位创办的广西警花歌队,是广西女子监狱警察山歌爱好者的团队,成立于2018年6月,现有队员20多人。我们利用业余时间学唱各地山歌,进行集体创作,并取得较好成绩。在祖国70岁生日演唱的《我和我的祖国》、《唱支山歌给党听》(壮语版)等节目曾多次登上有关舞台表演,并多次被有关媒体报道,同时我们为第十七届全国狱政管理学理论研讨会演唱山歌,得到来宾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我们参加自治区党委讲师团、广西文联、广西民协、广西山歌学会等部门联合举办的山歌演唱活动,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得到自治区党委、政府领导的充分肯定;我们创作的节目,以演唱优美动听、视频剪辑专业、画面丰富流畅、创意无限美好而荣登2019年中国(广西)壮语春晚演唱的《歌唱伟大新时代》、《壮家儿女爱唱歌》(壮语版)深受观众好评。”掌声,热烈的掌声。大家怀着敬意,共同给壮族歌手和她的先生敬鼓掌喝彩。

  “为什么要创办广西警花歌队?”我随后提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

  淑英不假思索,直接回答:“因为心灵需要阳光照耀!”

  “什么心灵?”

  “那些被扭曲的心灵!”

  “啊?”我惊叫起来。

  淑英淡定自若,她说:“2004年6月以来,由于工作关系,贝侬一直在广西女子监狱从事狱警工作。作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有一段时间安排去给服刑人员上课,而服刑人员文化程度差别很大,有研究生、大学本科生,也有小学生,甚至还有文盲,如果照本宣科、讲大道理,效果就不好,服刑人员也不愿意听下去。因此,贝侬结合自己的感受,创造性地在课堂上穿插一些正能量的山歌来鼓励和教育她们,或者把教学内容改编成通俗易懂的山歌,然后在课堂上唱出来或者讲出来,服刑人员听到甜美的山歌,扭曲冰冻的心就柔软下来了。为什么呢?因为山歌唱进她们的内心深处去了。比如,贝侬创作的《努力改造山歌》就是这样写的:

  

  砍柴就要上高山,打鱼就要下深潭;

  要想早点得出去,努力改造才过关。

  

  服刑人员听了,觉得有道理,愿意听下去,并把贝侬当朋友,随后积极改造、表现良好。有一个服刑人员因为购买六合彩而贪污,数额巨大情节严重被判重刑,入狱后不服从管教,对生活失去信心,平时拒绝与别人沟通和交流,总想一死了之。针对这种情况,贝侬根据她来自桂西北壮族村寨、讲壮语、习壮俗的情况,用壮语山歌开导她:如今讲起六合彩,有话要你记心怀;有多少人上当过,活人当作死人埋。她听完这原汁原味的壮话山歌,感动得嚎啕大哭,过后主动来汇报思想,表示努力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家,重新做人。最后,这位服刑人员被评为自治区级监狱积极改造分子。由此,贝侬深深的体会到,山歌具有正能量、具有感染力,它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特别是在监狱这样特别的地方,山歌能够走进服刑人员内心深处,表达他们的心声和向往,鼓舞他们发愤图强、改造自己、励志向上。例如:鼓励服刑人员重新做人,安心改造我是这样写的:

  走错了路不用愁,关键懂得转回头;

  迷途知返才是好,重新做人才解忧。

  

  太阳出来闪金光,凤凰双双迎朝阳;

  继续努力不骄傲,明日成绩更辉煌。

  

  近期太阳很猛烈,劳动比赛好闹热;

  大家你追我又赶,争创佳绩好和谐。

  所以,创办广西警花歌队,目的就是用生动活泼的山歌演唱形式,传递正能量、发挥感染力,温润服刑人员的向善心灵,启迪服刑人员自我改造的思想心智。我们这样想,也这样做,最后也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发言精彩,事迹感人,大家抱以热烈掌声。

  我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向淑英致敬:“您用自己的行动扩大了山歌的社会影响力,在新时代里赋予民族山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从中,您得到哪些深刻的体会,能否说说?”

  淑英品了一口茶,然后站起来:“这样吧,贝侬给大家唱一首自己创作的法制教育山歌,好不好?”

  大家高兴,掌声异常热烈。

  清了清嗓子,淑英用亲切柔和的声音演唱:“公正执法共圆梦,千秋伟业建奇功;扬善除恶风气正,确保江山万代红。法律是杆公平秤,一斤一两定分明;秉公执法讲公道,一碗清水皆端平。秉公执法安天下,法治德治两手抓;社会和谐人安定,人人脸上笑开花。”

  歌声还绕梁,掌声已响起。

  我待淑英坐下来后,小声地问:“从刚才您的介绍和您的歌声里,我感受到了山歌在特殊领域对特殊人群的激励引导作用,是否可以这样说,特殊领域的特殊人群更加需要山歌?”

  淑英用肯定的目光看着我,坚定地说:“汉吉兄弟,我不是理论家,我讲不出更多的道理来。但是,山歌是壮乡人民群众为了表达自己思想感情而集体创作的一种艺术形式,它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对精神文化生活起广泛引导、深入教导的作用。在特殊领域,对于特殊群体的教育引导,更需要借助民间的时尚山歌,以感人质朴、简练直白的方式,激发他们直抒胸臆、抒发情感,促使他们自觉地痛改前非、洗新革面、重新做人。这就是山歌特有的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六合彩犯在听了贝侬唱的山歌后,从内心深处端正了自己所犯罪行的认识,从山歌演唱中感受到新生活的喜悦和快乐,她后来也跟着贝侬学习山歌,演唱山歌,用山歌驱除心中的阴霾,用山歌憧憬自己的未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完全改变了。像六合彩妹这样的事例还有不少。由此,贝侬想说:山歌是一盏明灯,它能够引导人们走上光明,走上幸福,走上甜蜜的未来。你们说,对不对?”

  大家频频致敬,真诚地点赞、高兴地喝彩。

  休息一会,我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问淑英:“据我所知,您经常到学校讲学,传唱山歌,教授演艺,这是为什么呢?”

  淑英看着我,很认真地说:“汉吉兄弟,我们山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使命感,那就是传承山歌,发展山歌。这些年,贝侬应邀去过广西民族师范学院、玉林师范学院、广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广西幼专等多所学校演唱山歌、传授山歌,用行动普及山歌、推广山歌,努力扩大山歌的社会影响力。先生常说,我们夫妇都是党培养出来的民族干部,不仅要做好本职工作,还要千方百计、尽心尽力做好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汉吉兄弟,您说对吧?”淑英说完,微笑地看着我。

  我点头同意:“我十分赞同您的看法和您的做法。但我还是要问您,从广西的情况来看,怎样才能做好广西山歌的传承与发展工作呢?”

  淑英又认真起来:“汉吉兄弟,贝侬不是专家,无法回答您提出的问题。能不能让先生来回答呢?”

  我又点头。

  歌王看看大家,微笑着接过话题,用洪亮的声音说:“大家都知道,山歌传承的文化空间、传承的主体、传承的方式都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原生态特点。随着乡土社会现代化和农村城镇化,山歌传承面临三个方面的新情况、新问题:一是传承主体缺失。传统山歌传承者多数存在于血缘之中,上一辈传给下一辈,通过家庭关系代代相传。而当代家庭中,年轻人受流行文化影响,不再学习山歌,家庭传承断了线。二是边缘化发展。当代年轻人普遍认为,山歌是下里巴人文化的代表,不是文化主流,因而不愿学习山歌,更加不愿参加山歌演唱和比赛。三是缺乏教育引导。虽然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采取措施,保护和传承山歌文化,但中小学校只重视知识传授和专业教育,迄今很少开设山歌等民族传统文化必修课程。特别是离乡进城读书的青少年,从小就缺乏传统山歌文化的熏陶,他们又怎么对传统山歌充满感情呢。针对上述情况,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各级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广西已经探索并形成山歌传承与发展的有效途径:一是在民族类院校分期分批建立了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教学研究机构,培养了一大批学科带头人和专业学生。二是在自治区山歌协会的帮助下,各类院校都培养了本校山歌手,并有序开展各种山歌演唱和比赛活动,取得较好成效。三是积极引进山歌传承人进校开展教学活动。山歌传承人由自治区山歌协会指定或推荐,定期授课,并带领学生参加各种山歌比赛。四是开设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课程,注重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和实践经验。五是用山歌打造校园文化品牌,通过定期开展周末山歌歌会,传承和发展山歌文化。六是利用互联网传播山歌文化,搭建山歌传唱平台,跨越时空界限让更多群众学习山歌。据了解,目前各地各院校都有山歌交流群,它极大地促进了山歌的学习、交流与推广。我这样介绍,大家有意见吗!”

  壮族歌王讲得前卫,讲得生动,其专业程度和理论水平远远超出大家的想象,因而赢得阵阵掌声和阵阵喝彩。因为高兴,我拉着妻子,向歌王夫妇敬茶,表达心中的敬意。

  忽然,我想起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来:“淑英,听说您和先生曾经到过美国、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等国家演唱壮族山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自豪感。”淑英自豪地说。

  “什么样的自豪感?”我不解地问。

  “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汉吉兄弟,当您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世界舞台上为祖国歌唱、为家乡歌唱、为民族歌唱,那是多么自豪的事情。”壮族歌手坚定地说。

  “啊!”我赞叹、我骄傲。

  “2016年10月30日,万圣节前夜,贝侬和先生在美国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与美籍华人、山歌歌手蔡培康、黄仁美对唱山歌,我们的歌声吸引了众多的美国朋友。”淑英娓娓娓道来。

  “当时,你们唱了什么样的山歌?”我急迫地问。

  “前后有20多首。其中,由先生用英语翻译给美国朋友的开场壮族山歌是这样唱的:身在纽约迎老乡,兄弟姐妹聚一堂;相互倾诉情和意,山歌声声传四方。今天相会在纽约,倾诉衷肠感慨多;我们相隔千万里,有时想起眼泪落。”

  乡音知冷暖,乡情赢人心。包厢里喝彩不断,掌声经久不息,大家再次被深深地感动。

  良久,我激动地问:“当时是什么感受?”

  “当时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够站在联合国总部驻地歌唱,无比自豪!”淑英说完,拉着歌王的手站起来,豪迈地用壮语演唱起来:“今天来到联合国,心中感到很快乐;办公楼前留个影,人生处处都有歌。山歌唱到联合国,今生今世不白活;民族文化放光彩,道路越走越宽阔。山顶有花山脚香,桥下有水桥面凉;桂林山水甲天下,欢迎各位去观光。壮乡面貌美又新,山水有意人有情;待客已有好茶饭,更有山歌敬亲人。”

  夫妻合作真情在,男女对唱歌声扬,此情此景就像是在联合国现场表演一般生动活泼、真挚感人,这令大家无比激动,掌声经久不息,我自己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拉着妻子,上前敬茶:“歌王伉俪,你们代表祖国和人民,用纯正的壮语、甜美的歌声感动世界,值得自豪和骄傲。就让我们按苗家的传统习俗,敬你们一个钢炮!”讲完,双双把满满的一杯茶喝了下去。

  见我和妻子眼里都有激动的泪花,淑英也感动不已:“壮乡的山歌,之所以在异国他乡唱响,之所以感动着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听众,这是因为壮族山歌具有以歌传情、以歌代言、以歌会友的艺术魅力;这是因为壮族山歌,唱出了国家的富强、民族的豪迈、人民的自信,所以每每出场,都有感人的情景。我们在纽约演唱的视频在网上播放之后,许多华侨在微信上说,听了这熟悉而深情的壮语山歌,感动得泪流满面,牵引了无穷的思乡愁绪和不尽的爱国情怀!”

  掌声,更加热烈的掌声。

  这时,歌王也激动地说话了:“山歌蕴涵的民族自豪感,历来是感染人、鼓舞人的。2010年11月,我到澳门出席国际译联第六届亚洲翻译家论坛,在欢迎宴会上,我用壮、汉、英三种语言演唱壮族山歌《我是蜜蜂进花园》,来自五大洲的600多位嘉宾掌声雷鸣、赞叹不已。当我走下舞台时,国际译联主席玛瑞安·鲍尔斯激动地举杯祝贺,用英语说:The one and only prince of Zhuang people(不可多得的壮族山歌王子)。2012年7月,我荣幸参加广西民族民俗访问团到宝岛台湾考察,在花莲县召开的联欢会上,我用壮族山歌致谢主人,同时用壮语演唱台湾歌曲《阿里山的姑娘》,全场轰动,欢呼声、喝彩声久久不息。由此,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壮族是个很自强的民族,作为壮族子孙,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要讲讲壮族悠久的历史,宣传壮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歌唱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既是民族的自豪感,更是歌者的使命感。”

  因为深受感动,因为无比自豪,泪花再次涌满我的双眼。

  等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我用征求意见的口吻对壮族歌手说:“叙事山歌,是山歌文化的精品,也是山歌创作最难的项目。听说您曾经创作过著名的叙事山歌,能否介绍一下?”

  淑英爽朗地笑了起来:“汉吉兄弟,您知道的真不少啊。”

  大家都开怀地笑起来,包厢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汉吉兄弟讲得对,贝侬曾经创作了一首叙事山歌,而且公开发表了。那是写给和唱给先生的生日礼物。”讲到这里有点腼腆,她看着身旁的先生覃祥周,脸上羞红起来。

  “那就请您唱给大家听听嘛!”我恳求,我期待。

  “那就唱一两首给大家听听。”歌王也在一旁给妻子鼓劲。

  淑英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温柔地唱了起来:“周哥最爱唱山歌,像只公鸡叫喔喔;早晨唱到太阳起,夜晚唱到月亮落。夫唱妇随几十年,历历往事记心间;趁他生日五十五,山歌助兴唱一篇。”

  像只公鸡叫喔喔,早晨唱到太阳起,夜晚唱到月亮落,这些精彩有趣的比喻,把大家彻底逗乐了,包厢里笑声阵阵。

  “在自己创作的叙事山歌里,您都讲到先生哪些难忘的事情?”我迫不急待地追问。

  淑英禁不住也笑出声来,边笑边用壮语唱道:“当年周哥读兰中,有志不怕家贫穷;读书不是最厉害,但小文艺样样通。笛子二胡他也会,嘴巴抹油又能吹;山歌刚会两三首,有人听了心就飞。”

  这些形象生动的壮语山歌,再次把大家搞笑得一塌糊涂。在我鼓动下,大家端起茶杯,一齐给壮族歌手和她的先生敬茶,并按照苗族习惯,以茶代酒热烈地喊酒。我注意到,歌王眼角里,也挂满了激动的泪花。

  这时,壮汉双语作家吴门发话了:他们夫妇是东兰人,东兰的武篆民谣最动听也最富有情感,大家也许不知道吧,歌王夫妇最拿手武篆民谣。大家说,要不要请歌王夫妇演唱一段武篆民谣歌调?”

  “要,要,坚决要!”人群中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歌王站起来,用壮话和妻子商量着,然后手拉着手,面对面,深情地演唱起来:

  “男:看见梨树在山岗,花开雪白又芳香;想到树下去玩耍,不知树荫向哪方?

  女:坳口山藤长又长,我们拉来架桥梁;你我有心去跨海,架起桥梁通四方。

  男女:木棉花开红似火,壮家儿女爱唱歌;歌唱伟大新时代,歌唱美丽新中国。”

  一对壮族山歌王、两位杰出艺术家,唱得真诚,唱得热切,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在歌王的带动下,大家同时站起来,手拉着手,放声歌唱:

  木棉花开红似火,

  壮家儿女爱唱歌;

  歌唱伟大新时代,

  歌唱美丽新中国。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