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壮族作家黄鹏散文的家国情怀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达汉吉(苗族)

  庚子鼠年,春暖花开,我在民歌湖畔收到壮族作家、诗人黄鹏寄来的散文集《家园气象》(广西民族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万分高兴。工作之余在灯下逐篇品赏,收获很大,感想很多。作为第三届、第七届壮族文学奖,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优秀奖,全国青年报刊好作品奖,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的获得者,黄鹏在散文创作过程中,有四点体会:一篇散文如果给读者以精神滋养,传达一种正能量,有益于世道人心,就是好的;创作散文的构思,要注入一个明确表达的、认识事物的观点,理出一条明确的主线来,然后写出一块块精彩的片段,形成大小不等,高低不平,色泽丰富的一个又一个面;文章好坏主要看逻辑,只要逻辑对了,即使文采少一点,文学功力差一些都没关系,最起码能把事情说清楚;拒绝一切不必要的应酬,把自己更多的时间用来看书,用来写东西。读完《家园气象》一书后,印证了作家关于散文写作的深刻体会,同时用观察之眼审视散文的每一个独特的角度、每一块精彩的片段,又有很多新的发现,对黄鹏散文及其写作风格有了新的更深的认识。现将学习体会与读书收获稍作整理,以飨读者。

  一、独特的视角 决定了作品的深度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向何方?中国到了今天,我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要有这样一种历史感。”作为一个知名作家,黄鹏一贯以历史逻辑、历史思维、历史眼光、历史情怀进行创作,每一篇作品都给读者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从历史走向未来,明所从来、知其将往,这是黄鹏观察世界、思考问题、进行散文创作的独特视角。

  他写《明江九道湾》,在西南边陲宁明的崇山峻岭中,有一道十分壮美的景观,这就是明江九道湾。弯弯田埂,曲曲地垄,画出了一幅幅山水图、农家画;群山耸立,峰峦竞秀,平添了九道湾莽莽苍苍的气势、与江流交相辉映的雄伟和阳刚。明江九个大弯,毅然决然地向北飘然而去,又折向西方,汇入左江,然后浩浩荡荡地又奔向东方,奔向太阳升起的地方。这样的抉择,需要勇气和果敢;这样的转折,需要明智与决心。所以,作家从古骆越民族的悠久历史讲起:“明江有多长,古骆越民族文明的源头就有多长;明江有多久,古骆越民族的历史就有多久。正是伴着明江九道奔流的涛声,古骆越民族文明才逐渐成为一条生生不息的源河,在中华文明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作家用历史的视角,所赋予明江的不仅仅是历史的真实性、久远性,更重要的是他同时又赋予了明江的时代性和生命力,使读者从中读到了历史,懂得了现在,看到了未来。

  他写《古意宁明》,从秦设象郡讲起,通过历朝兴衰、历代更迭的描述,告诉读者:“尽管那份辉煌与显赫、高贵与威严,在历史的尘封和荒草的枯颜里已显得十分苍凉与久远,但在时代春天的阳光照耀下,还在闪耀着古意的光芒与活力,折射出历史的力量与意志。”作家用运动、变化、发展的观点,记述和还原了千年古镇的历史,描绘和展望了边城正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使读者对古镇的历史充满向往,对边城的未来满怀信心。黄鹏散文,因为给读者一个动态的观察方法和始终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思考,每篇散文读下来,读者常常思绪绵延,用慧眼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探寻人类发展的真理;常常感叹万端,用真情在未来的锦绣河山里谋划人生奋斗的理想。

  他写《扬美古镇》,邕城西郊有古镇,古镇有多古?上千年了。不知何时,生态愈加良善,环境愈加优美,人们思想开明、人心向美,更名扬美村,沿用至今,这就是古镇扬美。作家从李刘罗陆四个姓氏共同建村立寨的历史讲起,穿插农智高、徐霞客的故事,介绍1832年“临江街”的建设,从中道出扬美“古镇居地灵、丽水养人杰”的历史渊源。纵观一千多年来,古镇居民从少到多,不断繁衍,已由建村时的四姓增加到三十四个姓氏,人口从几百人发展到5300多人,这些巨大变迁说明这样一个道理:古镇有不老的风姿,古镇有迷人的神采。作家从古到今、从点到面,把南国著名的扬美古镇描写得栩栩如生,使读者阅读之余,能够知道古宅古院的文化氛围,古道古街的文化底蕴,古碑古文的文明历史,使自己的心灵得到薰陶、境界得到升华,自然地对扬美的向往就更加强烈了。歌而不颂、美而不赞,一切由读者自己去理会、自己去领略、自己去鉴赏,这是作品奇妙的效应,更是作家驾驭文字的神力,是黄鹏散文形散而神不敬的生动体现。

  二、绝妙的文笔 决定了作品的亮度

  一个人要有锦绣的胸怀、斑斓的想象、奇妙的言语、亲和的思想,才能创作诗篇,最后才能成为诗人;诗人写诗,从心而来,所以感人,但诗人写散文,如果没有绝好的文笔,那是无法动手的。作为诗人、作家,黄鹏在写散文的时候,使用一种绝妙的文笔,那就是用自己的脚走出奇迹,用自己的眼观出情景,用自己的笔写出境界。

  他写《大明小写》,告诉读者登山的奇径是:“携邕水笑靥,携江鱼的默默软语,携邕江一脉奔涌向前的激情,就这样,就这样健足,兴致勃勃地登高。”登山之后,他看到什么呢?作家看到这样的情景:“正是五月,南方烟云轻盈飘逸,秉风迷离,吟诗作赋,缠绵过树,直至龙头青顶,方拥吻驻足。”最终,作家认识到,因烟云郁积,波涛雷鸣,历史上曾有大鸣山的记载,于是作家有感而发:“假如,大明山又变成大鸣山,那是不是一种改善、一种庆幸呢?”这样一种提问式的思想和观点,源于大明山自然的山川情景,发自于作家内心的缤纷世界,使读者阅读之前只看到大明山的绿水清山,阅读之后便从作家的思想、从作品的境界透过绿水清山看到了金山银山,这种思想的跨越和认识的飞跃,是黄鹏作品赐予读者的福祉,是作家宣传时代精神、赋予读者历史使命的伟大创造。

  他写《阅读邕江》,最初的印象是:“我想象中的邕江春泛,其实灵感来自钱塘海潮。我想,既然是泛,就会有涌动的喧哗、排列的阵容、铺陈的壮观、冲击的气势!可这些景象都没有,有的只是两岸高楼林立,有的只是混浊江水无声的漩涡。”这样的情景让作家失望了吗?没有,绝对没有!因为,作家通过一年又一年的观察与思考,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邕江清丽的景色,一年之中不同季节是不一样的,一天之中不同时段也是不一样的,同一时段不同地段也是不一样的。邕江不仅有美丽的表象,还有内在的神韵,更有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以及永不止息的生命律动。这需要你有心和细心地去观察和体会。”作家写一条江,竟从中揭示了一个历史发展的内在规律,从中观察到大自然变化的玄妙神机,从中反思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深层机制。这种篇章结构上的大胆创新、思维逻辑上的绝地反击、思想境界的高地建设,是一般作家所无法做到的。如果说,写作是一种情感的自然流露,那么,文笔就是与心俱来的智慧,黄鹏就是这样一种给人予无穷心智、教人予无际聪颖的奇才怪人,为一般人所难以理喻、更难以做到。联想自己与作家相识半个世纪,平时沟通找不着坦途、说不到点子,以为两人世界不在一个纬度、今生无缘畅谈人生之大文章,然而在阅读黄鹏散文之后,才终于揭开花山岩画的神秘面纱,找到作家不同于一般人的精神世界。作家因为始终站在思想的高地、时代的前沿,所以他的一言一行、一文一书,终究能够鼓舞人、激励人、引导人。

  他写《南湖水意》,这个水意,意在哪里呢?作家从南湖建设历史讲起,1951年开始建设南宁苗圃,1964年成立南湖风景区,1973年定名南湖公园,进入新世纪以后南湖是一个美丽的水世界,这里有水幕电影,有健身专道,有民歌节演出场,还有海绵环保的名树园。通过历史的观察、深度的思考,作家认为:“水,纯净、清澈,朴实、神秘、清新,有灵动的独特风格,飘逸出空灵、神秘、幽深,体现出天地间的大美。”南宁人建设南湖,赋予水全新多元的文化涵义,是德、仁、智、义、勇、善等中国传统美德内容的人格化身。由此,作家建议:“今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善待南湖,已经受到伤害的水环境要充分治理,已经被破坏的水生态要尽量恢复原态;我们从水生态中有所收获,更要保护好水生态;真正做到人水共生、可持续发展。”阅读这篇文章,读者收获的不仅是文学作品特有的丽质和美感,而且还有为人处世的一种哲学和道理,懂得珍惜水、保护水,为子孙后代留下洁净水源的深远意义。黄鹏写这篇文章,赋予水的美感,赋予水的哲学,更赋予水的未来,把作家对美的追求和对社会的责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可钦可佩,值得点赞。《南湖水意》,不仅写出了水的艺术境界,而且更写出了南宁作为联合国命名的世界宜居城市的人文境界。读者应该从黄鹏的散文,借来一双慧眼,把美好世界看得清清楚楚,把幸福人生想得明明白白。

  三、家国的情怀 决定了作品的高度

  家国情怀,是一种道德品质与精神境界,她把家与国连在一起,通过对小家和谐安宁的忧虑逐渐上升到对国家繁荣富强的担当,把忠诚与奉献、担当与作为、独立与富强作为一种标准来衡量一个时代的精神、评价一个人的社会价值。黄鹏的散文,从头到尾都贯穿这样的一种境界、一种思想、一种情怀。

  他写《锦绣旧州》,从壮锦写起,壮锦与云锦、蜀锦、宋锦合称中国四大名锦,在作家眼里:“这种利用棉线或丝线编织而成的精美工艺品,图案生动,结构严谨,色彩斑斓,充满热烈、开朗的民族性格,体现了壮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是广西民族文化的瑰宝。”为什么在八桂大地上独旧州出产如此大美、享誉世界的产品?作家对此进行了调查与思考,他阅读了《桂海虞衡志》、《岭外代答》,又翻阅了《靖西县志》、《广西通志》,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旧州人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研究壮锦的制作技术并展开自己的想象,织出二龙戏珠、龙凤呈祥、回纹、水纹、云纹、花卉、动物等20多种纹样图画的壮锦,织上对生活的赞美与祝福,成为广西壮锦的代表。”读者在阅读散文的时候,不仅从中了解了旧州悠久的历史与独特的文化,认识了旧州从历史走向未来的必然趋势和光明前景,而且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旧州这方水土不同于其它方域的文化氛围、人文关怀和精神追求。旧州山环水抱、龙盘虎伏,明显的河、暗藏的洞,无不吐露着古典的繁华之美;青色的山、金色的地,充满着锦绣的祥和之气。因此,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有旧州,旧州有壮锦。旧州的壮锦,美丽在中国青山绿水的大地上,靓丽在越南乃至东南亚广阔的天空下。从旧看新,从州看国,从绣球看世界,把美丽中国定格在青山绿水、金山银山的大地上,把靓丽壮锦定格在一带一路、合作共赢的广阔宇空下。这就是大手笔,这就是大智慧,这种境界已经远远超出散文写作的艺术与生命。

  他写《记忆骆越》,带着理智走进岁月的深处,用现代文明展示远古骆越民族开发边疆的艰难历程,他告诉读者:“长期以来,当人们沿着明江,走进左江流域,都会与骆越民族不期而遇。在锦山秀水的江岸,这个民族的历史面孔和鲜红血脉,到处涌现在人们眼前。”骆越民族创造的花山岩画,在天地间、在山水中,镌刻和书写着自己的思想、理想和追求,历经2500多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仍在八桂大地上熠熠生辉、流风遗韵,让后人能够从中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作家是宁明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是饮明江水长大的壮族诗人,在跨越两个世纪的探索与思考之后,他有话告诉读者:“信仰是心灵的寓所,信仰是精神的高台,信仰是人类开发自己智慧的结晶。当信仰的结晶形成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象,突变一种有形有色的艺术,这些物象和艺术,便成了一个民族思想之树绽放的文化之花,便成了一个精神之花结出的文明之果。”沿着民族信仰力量传承与发展的方向思考,作家自豪地说:“尽管骆越民族已成为一个历史的称谓、一支民族的历史符号,但骆越记忆依然清晰着、依然活跃着,骆越血脉依然流淌着、依然旺盛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而发展、而进步、而丰富、而提高。”通过阅读作家的散文,了解骆越的历史,读者将更加坚定这样的真谛:“我们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不能数典忘祖、妄自菲薄。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各种思想文化,记载了中华民族在长期奋斗中开展的精神活动、进行的理性思维、创造的文化成果,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习近平语)黄鹏的散文,拥有思想高地,始终沿着历史前进的方向,把家国情怀融入自己的作品,因而能够鼓舞人、引导人、激励人,这就是作家散文创作最突出的特点、最独有的方法、最成功的关键。

  他写《孔庙追远》,认为孔子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之一,是儒教的创始人,孔子的思想和学说奠定了中华文化的根基。南宁孔庙在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守护着古老的邕城文脉,成为南宁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和重要标识,成为人们领略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传承华夏传统文明的重要场所。设立孔庙祀孔,是中国人礼敬孔子的重要传统,更是中华民族重视文教、传承道德的重要体现。但从南宁孔庙自建立以来的三次大迁徙、30多次大修复中,作家经过反思,提出这样的建设性意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城乡文明的重建需要提升公共性,通过四堂合一,将讲学、祭孔、祭祖和地方性的神灵祭祀集合为一个公共文化空间,使传统四堂的文化功能加以整合提升,成为具有现代性的城乡和社区教化中心,完成社会基层道德教化体系的重构,共同担负起乡村和社区教化的职责,使得传统文化在基层的传承中获得现实的载体。”阅读这篇散文,读者将深刻地认识到: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既有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传承和发展下来的优秀文化传统,更有中国革命、建设、改革探索和积累下来的先进思想和先进文化。重建文化自信的起点,端正文化自信的认识,壮大文化自信的力量,就是要全面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他写《古城之路》,认为古城不是城,古城没有城,古城只是一条路。从东晋大兴元年(公元318年)建置以来,南宁府大规模修复城墙。城墙高三丈一尺,厚二丈五尺,城周围一千零五十步,设垛一千零九十六个。开设东门、迎恩门、仓西门、镇江门、安塞门、五城门、开南门等,整个城区方圆4.5平方公里。古城路由此而来。一条路被冠名古城,承载一座城市的历史意象,含蓄朝代更替、战乱兵燹与丰饶秀美,氤氲浓郁文化氛围,潜藏蕴涵时代华章,这是一条路的福份与厚重。想起北京古城,想起古城西安,想起凤凰古城,作家说,南宁建置1680多年,这跨度对一座城市来说,不算太老,也不算年轻,称为古城,还是有资格的。为了真实了解这样一条古城路的历史与现状,作家曾经在雨夜独步古城路:“雨夜的古城路,自星湖路电影院门口起,载着雨水在路面泛起的幽亮色泽,向北延伸而去;望着渐去渐远、渐远渐细的古城路,脑海中,便逶迤出一条回响着悠悠铃响的古道。两旁的树木森森,在雨夜灯光和水汽的笼罩中,如古画、似古书,于瞬间唤醒沉睡已久的记忆,隐约出酒旗风里豪歌行令、店铺门前车水马龙、戏楼台上唱念坐打、驿站灯下一缕笛声、亭台柳边一段爱情。一切的一切,在恍然中象一滴历史的浓墨,借细雨氤氲开来,不慌不忙,将陈年过往,徐徐注解过每个角落。”阅读这篇散文,读者能够在静谧里,隐约看到飘浮着的东晋大兴元年建置晋兴郡时燃起的那缕尚未散去的烟火,隐约听到唐太宗定名“邕州”时遗留在岁月里的马蹄声,感受到元朝泰定元年中央政府为取南疆安宁而定名为“南宁”时扬起的轻风拂面,独拥一怀半城绿树半城花,一路歌声一路情的美丽与温暖、悦目与欢乐。一座城市的文化厚度,决定着这座城市的精神高度。回望南宁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展望古城未来发展,光辉灿烂。放慢脚步,从匆忙的生活中脱身出来,安静地坐下,回望一下古城南宁的历史,品尝一下经过历史沉淀后的生命韵味,从本质天然的芳香中获得一份古老南宁醉人的沉静。“阳光下,走出古城路,迈上民族大道!”这是作家的情怀,是时代坚定不移的前进步伐,更是读者的向往,是读者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前进动力。

  2020年4月4日写于民歌湖

编辑:蒙树起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