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第七辑丨诗歌助力,同心抗疫!广西在行动,岜莱诗人在行动

2020年02月2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社 当代广西杂志社    字号:[    ]

  当代广西杂志社携手广西民族报社联袂打造“诗歌助力,同心抗疫”专题,第一时间展示广西诗人的抗疫情怀——

(第七辑)

  编者按

  疫情就是敌情,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党中央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次次部署,一次次发文,一声声令下,全国总动员,14亿人民齐参与,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克难奋进、决胜疫魔!我们看到,数百医务人员除夕之夜从大江南北奔赴灾区,口罩等防护物资从四面八方运往疫区,全体人民强化自我防护决不给国家添乱,数百挖掘机集结工地七天要盖起一所医院……中国力量、中国精神在大灾大难面前得到最大凝聚和最新的检验。多难兴邦!苦难辉煌!“非典”,汶川地震,中华民族都挺过来了,这次我们也一定能挺过去。

  

  闭关者的祈祷词

  /高瞻

  

  祈求河山归还于匆匆步履 让无辜的花朵

  装下每一页春天 流放不羁的乌云 阴雨

  以及黑夜 祈求人世炊烟正旺 祈求琅琅

  笑声 把月亮深刻的伤口抚平

  

  祈求春雷响动 火神冲锋 让闭关者

  走出失眠的正月 找到那些远遁的

  骆驼 运送无边的丝绸 茶叶

  以及江南廿四桥 千帆万木

  

  要给逆行者川流不息的火种

  要给志愿者满天奔跑的星辰

  要给厮杀沙场的将士 温一壶家乡的酒

  让每一次热泪刷屏 都能与你隔空对饮

  2020.02.10

  

  作者简介:高瞻,广西作协会员,贵港市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荷塘月》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

  

  谁在春天举着望远镜

  /陈前总

  

  这个春天

  我每天都在阳台

  拿着你送的望远镜

  四处巡望

  从天上到地上,从暗夜到白天,从街道到楼宇

  又深入密密麻麻的绿化树绿化带

  从太阳到冰雹,从寒冬到春雷

  我甚至还多次试图再套上扩大镜显微镜近视镜老花镜

  将自己融入飞扬的尘埃之中

  再深入春天的肺部

  

  ——不见打着喷嚏的车辆

  不见乏力的脚步

  不见周身酸痛的飞鸟

  不见气喘的蝙蝠

  不见发热的穿山甲

  不见扁桃树下

  你的惊鸿紫裙

  唯见磨玻璃状的阴影

  从地下到天上

  从你

  到

  半夜凌厉的哨声……

  

  作者简介:陈前总, 广西作协会员,有诗歌发表在《诗刊》等刊物。出版有诗集《河流上的事情》和散文集《微笑着的江山》。

  

  天使的翅膀飞过汉江

  /陈雅北

  

  我的妹妹累了。重症室外的长椅上

  她该安静睡上一会

  此时,不会有咳嗽,发烧惊扰

  

  想想这群蝴蝶

  翅膀是暖意的,在消逝的孩子般的轮廓里

  她们忘记呼吸,害怕说出

  悲伤的词语

  

  当天使的翅膀飞过汉江

  逆行而上的你,患者眼中的救星

  生命,夺秒,抗争着

  有时艰苦,有时从一块石头刚醒来的顽强

  你看,这个世界瞬间因你而温暖

  一部分至淡绿色,一部分沿至明晰的江面

  它不像静寂的房子那样绝望于空虚

  也不用永恒沉溺非坚定的事物

  像那些树丛每晚变成星星上升的东西

  皎洁而明亮

  

  作者简介:陈雅北,笔名清水灵心,广西柳州人,广西麻雀诗群成员。作品散见于《广西文学》《柳韵》《文艺柳州》《诗词文艺》等刊物。

  

  一架没有旅客的航班

  /刚子

  

  这是一架没有旅客的航班

  像一只天际飞来的大鸟

  满载阳光与星辰

  那些闪亮的温暖的永远浸含热泪的目光

  在大洋彼岸时刻遥望着东方

  

  座位上那些捐赠的抗疫物资

  背负使命,端坐如兵

  不要问去哪里

  心只有一个方向

  不要问价值几何

  爱只要二十一克拉

  也不要问主人的模样

  面对镜子

  你就可以看到他们

  摸摸脸颊

  你就能触摸到他们的温度

  

  那就写下他们的名字吧

  只需两个字:

  亲人

  2020.2.8于金城江

  

  作者简介:刚子,本名张振刚,陕西周至人,现供职于河池市公安局。曾获中国公安诗歌新锐诗人奖。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广西作协会员,广西美协会员。

  

  疫情期间

  /潘丹妮

  

  一整天

  老爹坐在沙发上抽烟

  反复看新闻发布会

  丈夫躺在床上刷屏

  他跟我说得最多的是

  武汉和浠水县

  他的同学和同事

  正在这两个城市倍受煎熬

  女儿们心神不宁

  两分钟打开一次手机

  她们想确定学校什么时候开学

  什么时候可以外出买一袋可比克

  我在回忆

  二十五年前的秋天

  到达武汉的每个细节

  然后又用回忆

  抚平忧伤

  

  作者简介:潘丹妮,南丹作协会员,河池网络作协会员。

  

  这个春天,与我们每一个人有关

  /金彪

  

  一

  

  并非突如其来 只是

  预兆只有少数人知道

  大多数人用爆竹赶走了

  一只叫庚子的年兽

  却浑然不知一个叫毒魔的幽灵

  躲在暗处

  吞噬

  从一座大江上的城市开始

  一座曾有黄鹤飞过的城市

  武汉

  这个春天

  与武汉有关

  

  二

  乐观者的誓言

  总是盖过悲观者的呓语

  关于逆行者的传说

  不胫而走

  他们的故事

  在大地上传颂

  这些美丽的灵魂

  为这场战“疫”注入的是

  坚强的信念

  是啊!此刻

  还有什么比信念更重要的呢

  这个春天

  与逆行者有关

  

  三

  我们从来不善于表达苦难

  我们尊崇凤凰的涅槃

  我们掩盖自己的风雨兼程

  但从来不敢忘记

  内心的坚韧

  是什么在维系紧绷的神经

  是什么在支撑着行将崩溃的临界

  这条亿万年奔流不息的大江

  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个春天

  终将与我们的胜利有关

  

  作者简介:金彪,江苏扬州人。中国音协会员,广西音协会员。出版有个人作曲专辑《你是山歌歌是你》《想起你时》《菱塘放歌》等。

  

  夜色中,我把泥鳅放生

  /萧萧

  

  从除夕到元宵

  偌大的中国

  沉浸在巨大的悲悯中

  有关疫情的各种说法

  铺天盖地,席卷了城市和乡村

  专家的各种论证,坊间的传言

  让宅在家中烦躁的人们无所适从

  

  年前,远方的亲戚送了些泥鳅

  看着玻璃罐里跳动的身影

  嘴馋的猫咪伸长了脖子

  脚尖早已离地

  为了切断与所有野生动物的关联

  趁着月黑风高

  我提起玻璃罐

  向着屋后的森林公园走去

  在人迹罕见的一湾池水边

  轻轻倒出游动的精灵

  让生命回归自然

  此时,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

  

  作者简介:萧萧,原名肖珊,文学硕士,现任自治区党委网信办处长,出版有长篇小说《南方的风》。

  

  春天来时,会有打马而至的喜悦

  /徐仁海

  

  在年夜饭飘香的时刻

  我在梦里你在梦外

  梦里的我被一个句子惊醒

  步行三小时下班

  又步行三小时上班

  在人车稀少的武汉大街

  匆匆复匆匆的竟然是你

  

  你紧闭的双唇

  不想品尝年夜饭的香甜

  一席又一席觥筹交错

  但你的酒杯却仍在路上

  子夜的羽毛枕温暖舒服

  但你的夜晚却在充满消毒液味的病房里

  站成一枝沉寂的青莲

  

  青莲从没有掩饰没有故作

  我望不尽的远方是你医者仁心的背影

  春天来时生命之花就会绽放

  春天来时会有打马而来的喜悦

  给你给我给他……

  

  作者简介:徐仁海,笔名碧海,广西作协会员,防城港市作协副主席、防城区文联副主席、防城区作协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广西散文家协会会员。

  

  天快亮了

  /韦德宗(壮族)

  

  淅淅沥沥的,雨在哭泣

  立春之时,我呼唤阳光

  春天来了,雨滴落在窗台上

  我听到悲切的声响

  淅淅沥沥的,雨在哭泣

  辗转反侧,我等待黎明

  春天来了,雨滴落进悲伤里

  没有风的夜,雨继续下

  

  东风,南风,你们在哪里

  北风,西风,你们在哪里

  这个节点应该吹起床号了

  可是,没有雷神犀利的眼神

  没有火神炽热的胸怀

  没有阳光的炙热拷问

  我们还躲在阴风裹挟的日子里

  如果你们不来,我们

  用三十六度身躯

  用善良的爱,用此生心气

  堵着枪眼,告诉穿透心的箭

  告诉明天,我们准备好了

  和恶魔做一次彻底的斗争

  在完胜的清晨,迎接阳光回来

  迎接清朗世界

  

  淅淅沥沥的,雨声小了

  夜逐渐走远,晨曦在山前

  有一个人提着灯笼

  站在山岗上挥手告别

  天就亮了

  2020.02.06于广西民族大学

  

  作者简介:韦德宗,笔名风影骑迹,广西平果人,有诗歌和游记发表。

  

  居家的日子

  /陈伟(壮族)

  

  米吃完了,酒喝光了,冰箱空空荡荡了。

  该死的疫情让人火冒三丈。

  亲人送来大米青菜 ,拔光身子的鸡鸭,还有可以让人延年益寿的山茶油。

  又安心蜗居十天半月不成问题。

  

  黄豆炒了,腊肉上桌了,酒开盖了。

  母女一口也不肯喝。

  陈叔来了短信,张兄来了电话,罗弟来了微信。

  我们还可以隔空酩酊大醉。

  

  身子酸痛了,脚麻木了,好像发痧了。

  无法到健身房坐卧不安。

  墙角的哑铃不哑,桌椅变身健身器材,无人的楼顶成了跑步花园。

  健身无需什么理由。

  

  你捂嘴了,他口罩了,我不那么爱打招呼了。

  病毒面目狰狞。

  我铭记你的恩情,你祝福他天天如意,他短信愿我保重身体。

  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心连心。

  

  敌人看不见摸不着,比杀猪刀尖利,比眼镜蛇还毒,比冬冰还冷。

  气势汹汹无孔不入。

  有政府的正确领导,有医护人员的义无反顾,有我们大家的同心协力。

  猖獗的恶魔一定湮灭在春天里。

  

  在这个有点冷的正月。

  无论何时何地,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不孤单。

  

  作者简介:陈伟,曾用名陈醉,广西凤山人。广西作协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