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象州温泉史话

2019年01月02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象州温泉,位于象州县城东约8公里的寺村镇热水村内,旧名“濮水名泉”,也称“温汤泉”、“濮泉”、“沸泉”,当地群众传统俗称“热水”。泉水清澈透明,无污染,水温高达86,是可医饮两用的地热矿泉水,素有“浴可去疾,浸可烹鲜”的特点,故享有有“中南第一温泉”之美誉。象州温泉在历史上也是早负盛名而久有赞誉。

  古志之中多有记载

  根据笔者目前所掌握的资料,象州温泉的记载最早见于宋代的地理总志《舆地纪胜》,其后的志书中亦多有记载。

《舆地纪胜》之载

  《舆地纪胜》卷第一百五《广南西路·象州》中有载:“温汤泉,在阳寿县东二十里,洞出武单里,峒心石穴水常热,可以熟物。”(注:今象州县古为阳寿县)

  明万历《广西通志》卷之四在对“象州”的记载中有:“温汤泉,在州东三十里,土人云热水江,入河灌东乡田。”“濮泉,在州东四十里,松桧森罗,水石交映。”

  (明)曹学佺所撰的《广西名胜志》卷之五“柳州府·象州”之记中有:“濮泉,在州东四十里,松桧森罗,水石交映,州人游赏之地。上为石牛山,山多恠石,常有云雾蒙罩,天色明霁,俨然牛像头角俱全。”

明代《广西名胜志》之载

  清康熙《广西通志》卷之六《山川二》在对“象州”的记载亦有:“濮泉,在州东四十里,松桧森罗,水石交映。”

  清·乾隆《柳州府志》卷之四在对“象州”的记载有:“热水江在北下里,源出¨岭,自南北流至热水村,温泉出江旁,因名。”

  清·同治九年《象州志》卷上《纪地》中载:“温汤泉,在阳 寿县东二十里,洞出武单里,峒心石穴水常热,可以熟物。即旧志之濮泉,今云热水。”

  尽管以上古志中对温泉与象州(州府)距离记载有一定的出入,但在古代有限的技术条件下,此也属于情理之中。

  象州清代文人刘元春在咸丰乙卯年(1855 )浴佛日(四月初八)所写《象州沸泉志》(民国三十七年《象县志》收载)则记载得较为详实,其中有:

  象州城东二十许里,有热水村二。中间一溪,溪旁东西,各有穴出泉,沸如鼎中汤。溪东一大泉尤沸,游人以鸡卵投之,移时即熟可食;鱼肉亦可熟,微有磺气,故不堪食。土人之宰猪牛,皆以此汤之。或汲归沐浴,能愈疥癞,然鲜饮之者。溪西畔一泉,与溪水相合,冷热参半,可以浴。溪西上又有一小泉,虽不能熟物,亦热不可濯也。其尤奇者,夏多雨,溪水涨,农人潴以灌田,溪侧之沸泉尽淹,乃于西上田中,别涌一泉,清且沸,农人围以土,作小洫使自流出,亦无害于苗也,水消则复故。冬日严寒,泉气腾上,蓬蓬勃勃,如釜上气、如林间霏。遥望满溪,疑白云之舒卷也。惜通志不载,州志仅以温泉目之。夫天下温泉凡数十处,即广西亦有五,大都皆下有硫磺,或有丹砂,故温暖仅可浴耳,未闻有沸若此者......。

  濮水名泉列八景

  自宋代大画家宋迪以潇湘(湖南长沙)的山水名胜为题材绘成八景画以后,“八景”于是渐成时尚,各地纷纷效仿,各州、郡、县的八景相继问世。元明两代,各府、州、县修志,无不记有八景,“八景”入志成为修志的一种体例。

  在古代的象州也有“八景”,其中“濮水名泉”即是其一。清·乾隆《象州志》卷一《山川》载有:“濮泉,在城东二十五里,即热水之下流也,北流汇于象江,松桧森森,水石交暎,名曰濮水名泉,为州八景之一。”

清乾隆《象州志》之载

  明代秦宏智曾作有《象州八景总题》一诗:

  岚晴天盖锦光浮,碧玉屏开翠欲流。

  云起春山呈幻象,潭临秋月映全牛。

  环峰濮水千层浪,远浦鱼歌一叶舟。

  更爱圣塘仙境好,遥连夕照过岗头。

  诗中之句“环峰濮水千层浪”所指的即是“濮水名泉”。

  文人江容淮作有象州八景各一诗,其中之《濮水名泉》为:

  玉液涓涓景独殊,仙源支派出方壶;

  龙麟映水连松桧,鸥鸟随波隐荻芦。

  響带潮声鸣杂珮,浪摇夜色明珠;

  水心淡荡归何处,一勺飞泉想五湖。

江容淮咏八景之诗

  文人骚客众留墨

  象州温泉的奇特与特殊功效,吸引了众多的文人墨客前来游玩和体悟,并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

张翀画像(网上图片)

  明代嘉靖年间的夏天,“柳州八贤”之一张翀与东粤镇总兵(广东总兵)孟宗文(象州人)到象州温泉游浴后,又到文昌洞游玩。张翀有感而挥笔写下诗文,并由孟宗文镌刻于石洞壁上,并得以留存至今,诗为:

  西风七月暑初收,浴罢温泉更此游;

  仙客何年生羽翼,虚崖白日自春秋。

  苔封古篆留丹洞,云锁山门绕碧流;

  胜地不禁清兴发,孤峰一啸起寒飕。

张翀诗题石刻拓片

  明代“理学名儒”吕景蒙(象州人)曾邀请另一位“柳州八贤”之一的佘勉同游象州温泉,可惜佘勉未能成行。后来才有在万历乙未年(1595)佘勉的儿子佘立“子代父游”,并在象州温泉留下碑记,其《濮泉纪游碑记》中有“立童时侍先大夫,尝闻与象台吕修饬翁景蒙约为濮泉之游,未果也”之句。

  明代文人刘志英曾为温泉题词留赋名曰《热水泉》,即为:

  烟暖霞蒸景未磨,仙源仿佛落银河;

  井边丹汞烧清液,琴里熏风起绿波。

  飞瀑流云输静穆,冷泉含月少阳和;

  分明既济滋漓火,莫作寻常水石歌。

  清代文人石汉章(象州人)曾写有《壬子重游热水赋》:

  松径阴森尚有村,丛祠零落已无门;

  海非¨塞常疑热,地比华清更觉温。

  行客争趋炙手地,同人戏洗前头盆;

  纪游碑断摩挲读,几字犹烦剔藓痕。

郑献甫照片

  清代著名的岭南名儒郑献甫(象州人)对家乡的温泉更是情有独钟,为其写下了多篇诗文。他写的《象州沸泉记》除了在《补学轩文集》刊载外,还被清代王锡祺编辑的地理文献《小方壶斋舆地丛钞》一书所收录,文中记有:

  象州城东去二十里,而近有驿曰青山驿。之南去半里许,有村曰热水,名之以其泉也。村之间有溪,溪之上有桥,泉出于东西两岸,正者如滥,仄者如氿,流合于溪,当漫时涨不辨源然。远而望之,蒸如甑上气;近而视之,热如鼎中汤,可以浴体,也可以疗疾,可以熟物,村之人咸就其利焉。岸西者略温,岸东者尤沸......。

《补学轩文集》之载

  他在《象州古迹杂咏并序》中写有《濮泉》一诗:

  温泉世习见,沸井吾未尝;

  频频过荒村,系马丛祠旁。

  青燄息阴火,白气浮阳光;

  空山夕阳下,松径可苍苍!

  荒野非华清,负此莲花汤。

  他还专门为象州温泉赋铭镌碑,可谓是用心之至。此即是《热水铭》,文为:

  昔者秦皇行幸,厥有温泉,玉女投车,非无沸井。炎洲南纪,热海西流。易著虚词,难 为实录矣。吾州去城二十里,有热水焉! 夏无火而焰青,冬有冰而烟白,浑包正出,沦涟旁 流。其温者可以浴鹄,其沸者可以沦鸡。而乃青冷草间,汨没尘外,谢公之屐未到,桑钦之经不收,洵志地者一大恨事也! 余生其乡,流览兹胜,觉江乘地纪,或曰半温,华阳国志,亦云长热,特较此中,具在其下,乃为铭曰:

  煮百斛鼎,其水常冽。涌万斛泉,不火而热。地志未详,天浆自泄。浴可去疾,浸可烹 鲜。藏砂蓄硫,亦想当然。曲阿沸井,枣阳汤泉,格功量德,莫之或先。郑子为铭,刘生代镌。永峙一石,长垂千年。、

古象温泉度假村

  先贤已去,墨香犹存。温泉是上天赐给象州人民的瑰宝,并且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实应让人珍惜善用。象州温泉现在虽然在开发有了一定的规模,建设有古象温泉度假村、象州温泉源头宾馆、象州温泉大酒店、美丽湾温泉客栈等一批旅游度假设施,但其影响力尚需进一步的扩大。如何进一步提高文化内涵,提升象州温泉的文化旅游品牌,历史文化资源应该可以给力助推。

象州温泉大酒店游泳池

  2018年岁末之时,辑成此文,是为记。

  (成稿于2018年12月30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