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全真宗慧禅师《牧牛歌》浅析

2018年12月24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广西全州湘山寺的开山祖师全真宗慧禅师(俗姓周,法名全真,别号宗慧)被后世尊为无量寿佛(阿弥陀佛)。他制教十二部,每部十二卷,命曰《遗教经》(又名《无量寿佛遗教经》)。《遗教经》今已佚失,但其内容在其他文章的记述中仍零星可见。特别是禅师所作的《牧牛歌》至今尚流传于世,且见收藏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编撰《湘山志》卷一之中,是研究他的禅学思想的重要文献资料。

康熙《湘山志》之载

  一.全真宗慧禅师作《牧牛歌》的背景

  首先,以“牛”喻“心”,把“修行”比喻为“牧牛”,是禅师们常用之语,指为调伏自心的禅观修证过程。其最初却是来源于佛经,在佛教经典中,以牛作喻者甚多。如《法华经》中有“露地白牛”之喻;《佛说水牛经》有“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水牛王者,即我身是;为菩萨时,堕罪为水牛;为牛中王,常行忍辱,修四等心,慈悲喜护,自致得佛。其余水牛,诸眷属者,诸比丘是也”;《佛遗教经》中有“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五欲。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还有一部经叫做《佛说放牛经》(鸠摩罗什译),其与《增一阿含经》中的《牧牛品》(瞿昙僧伽提婆译)类似。

  其次,全真宗慧禅师是禅宗牛头宗的传人。他是道钦禅师的弟子之一,其在牛头宗师承为:四祖道信→牛头法融→牛头智岩→牛头慧方→牛头法持→牛头智威→鹤林玄素→径山道钦→湘山宗慧。禅宗强调是修心证道、明心见性。全真宗慧“巧示程途”以“牧牛歌”来引导众生修行开悟实是“权设方便”之举。

  三是全真宗慧禅师倡导农禅生活,其以牧牛为素材更是适合。李知玄在唐乾符三年(876)所写的《古塔记》中有:“湘源县湘山和尚,俗姓周,法号全真,郴州郴县人也。先年初,云游到当县,访胜境,得湘山笋布台,因住持焉。……耕佃自给,不扰人天。”湘山寺塔院主僧智允禅师在宋代元佑七年(1092)写有《湘山祖佛行状》一文,文中有全真禅师圆寂前曾对圆镜等弟子说:“......要得出离,第一须是了达自家,主宰分明;更须力垦,供 给朝昏,兼济饥贫,甚好因果。”王鞏(北宋名相王旦之孙、工部尚书王素之子)在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曾写有《湘山无量寿佛记》,文中直指禅师的农禅本色,说全真禅师寻觅到湘山之笋布台后,“筑山剪茅,躬耕自给,未尝秋毫取于人。”又有其入寂之前“复告其徒圆境等曰:无色天请吾说法,今其时矣。......至于力田艺种,济赡孤贫,莫非佛事。”由上可知,全真宗慧禅师非常注重农耕劳作,而牛是耕田犁地最重要的生产工具之一;并且禅师具有作词颂歌的天赋,《湘山志》称他“在童子中,吐语成词,放歌无畅。”在覆釜山时,“师游息其间,虬歌不辍,禅定自怡。”结合自己修行的体悟,所作《牧牛歌》自是顺理成章。

  四是《牧牛歌》所作的地点及时间。《湘山志》载:“(禅师)山中无事,尝为权设方便,巧示程途,说《牧牛歌》,引导众生,还源返本。”此“山”今有两种说法。一是台湾蔡荣婷教授在《唐湘山宗慧禅师<牧牛歌>析论》中认为是在佛盖山(飞锡庵),时间为会昌六年(846)四月至大中初年(847)之间。二是中山大学冯焕珍教授在《湘山宗慧禅师及其<牧牛歌>》中则认为是在覆釜山,时间为会昌法难在其隐居期间。笔者根据《湘山志》所载之“(在覆釜山时)师游息其间,虬歌不辍”来推测,认为第二种说法(即在覆釜山)可能性更大。

  二.《牧牛歌》全文

  《湘山志》卷一《因缘》中详细记载了全真宗慧禅师所用的《牧牛歌》全文,现全文择抄如下:(序号为笔者所加,画图套用《普明禅师牧牛图颂》(清乾隆49年刊本)之中的插图))

  (一)未牧

  落日映山红,放荡西东,昂藏头角势争雄。奔走溪山无定止,冒雨冲风。涉水又登峰,似虎如龙,狂心劣性实难从。到处犯人苗与稼,鼻未穿通。

  (二)初调

  可忆这头生,永日山行,穿来蓦鼻细调停。珍重山童勤着力,紧紧拘儜。水草要均平,照顾精明,狂机偶触莫容情。收放鞭绳知节候,久久功成。

  (三)受制

  渐渐息奔波,牵过前坡,从容随步性平和。度水穿云虽自在,且莫随他。又向那山窝,细看如何?低头缓步慢逶迤。须用鞭绳常管顾,定不蹉跎。

  (四)回首

  久久用功深,自在泉林,芒绳轻系向清阴。任性回头不着力,息却狂心。又且看浮沉,细究幽寻,收来放去别无侵。还把绳头松又紧,一刻千金。

  (五)驯伏

  调伏性安然,任过前川,青山绿水去来还。虽有鞭绳无用处,狂劣都捐。这边又那边,泉穴云巅,悠游踏断白杨烟。日暮归来无罣碍,何用劳牵。

  (六)无碍

  任意去西东,到处从容,横身高卧柳阴中。笛声吹出无思算,快活阿童。浅绿间深红,景物融融,歇肩稳坐意忘工。忆昔劳心空费力,露地全供。

  (七)任运

  缘杨芳草边,任运天然,饥来大嚼渴吞泉。踏转溪山随处乐,在在逢源。横卧万峰前,景物幽闲,山童熟睡不知年。抛置鞭绳无罣碍,好个灵坚。

  (八)相忘

  物我两形忘,月印沧浪,白云影里白牛行。牛本无心云自静,彼此相当。交对露堂堂,何用商量,山童不复着提防。云月人牛俱自在,端的家常。

  (九)独照

  忒怪这牛儿,不记吾谁,阿童霁晓独横吹。山北山南皆自得,工用俱离。拍手笑嘻嘻,乐以忘疲,逍遥物外且何之。若说无心即是道,犹欠毫厘。

  (十)双忘

  无相大圆融,不立西东,人牛何处杳无踪。子夜赤轮浑不照,八面玲珑。魔佛总成空,凡圣销镕,冰河发焰耀天红。枯本枝头花灿烂,绝没香通。

  《牧牛歌》以牧童喻为修行人,以“牛”喻为人本自具足的清净心,通过制心修行而明心见性,还源返本,达到无相大圆融境界。在歌中还有许多其他景物的比喻和运用,例如以“溪山”、“雨”、“风”等象征外在的尘染世界,以他人的“苗与稼”象征外界的诱惑,以“奔走溪山无定止”、“永日山行”等来比喻迷失自己,为物所转。仔细体悟,可受用无穷。

  三.全真宗慧禅师《牧牛歌》的影响

  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冯焕珍教授称:“禅宗因为有了他的牧牛歌而形成以牧牛颂宣说禅法的传统”。佛教界一致认为,以牧牛组诗喻修心开悟,滥觞于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并大兴于宋代禅门。因此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可视为禅宗“牧牛颂(歌)”的首创作品,是最早的牧牛歌(颂)。

  正是有了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在禅宗公案中,除了有许多以“牧牛”借喻修心法要以外,还有名闻遐迩的《牧牛图颂》。 在宋代有六种《牧牛图颂》,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廓庵师远禅师《十牛图颂》和普明禅师《牧牛图颂》,而普明禅师所作之标题则完全脱胎于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此外还有较多的《牧牛歌》,如宋代佛印禅师所作的四首《牧牛歌》等等。

  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广西全州籍的宋代名僧石霜楚圆禅师也曾写有《牧童歌》,即为:

  牧牛童,实快活,跣足披蓑双角撮,横眠牛上向天歌,人问如何牛未渴。

  回面观,平田阔,四方放去休阑遏,八面无拘任意游,要收只在索头拨。

  小牛儿,顺摩捋,角力未充难提掇,且从放在小平坡,虑上高峯四蹄脱。

  日已高,休吃草,揑定鼻头无少老,一时牵向圈中眠,和泥看伊东西倒。

  笑呵呵,好不好,又将横笛顺风吹,震动五湖山海岛。

  倒骑牛,脱布袄,知音休向途中讨。若问牧童何处居,鞭指东西无一宝。

  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及世界八大石窟之一的重庆大足石刻,其中雕刻在宝顶山石窟的大足牧牛群雕,格外引人关注,其与大足北山石窟同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牧牛图造像是宋僧赵智凤营建,开凿于南宋孝宗淳熙至理宗淳佑年间 (1174—1252 ),前后历时七十余年。此牧牛群雕明显受到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的影响。四川社科院《大足石刻内容总录》中将牧牛石刻依序名为《未牧图》、《初调图》、《受制图》、《回首图》、《驯伏图》《无碍图》、《任运图》、《相忘图》、《独照图》、《双忘图》,其与全真宗慧禅师的《牧牛歌》是完全一致。

重庆大足石刻牧牛图造像(网络图片)

  诚如全真宗慧所言:“以端心正念为首,而深言持戒为禅定、智慧之本,至谓制心之道,如牧牛,如驭马,不使纵逸。去嗔止妄,息欲寡求,然后由远离以至精进,由禅定以造智慧,具有渐次阶级,非如今之谈者,以为一起可到如来地位也。”他的思想宝库深值进一步挖掘和研究,《牧牛歌》的研究或许就是一个开始。

  主要参考资料:

  1. 《湘山事状全集校释》(宋代蒋擢原撰,张云江、蒋朝君校释)

  2.《湘山志》(徐泌主修、谢允复纂修)

  3.《唐湘山宗慧禅师<牧牛歌>析论》(作者:蔡荣婷)

  4.《湘山宗慧禅师及其<牧牛歌>》(作者:冯焕珍)

  5.《师远<十牛图颂>源流》(作者:彭培南)

  (成稿于2018年12月23日下午)

  特别提示:未经本人同意,媒体、网络等不得转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