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头条

广西大学开设《壮语与壮文化》课程社会反响强烈

2014年03月28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课程主讲教师覃凤余教授对拼音壮文作精彩的讲解。

课堂上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

本报记者 唐龙

“如果没上《壮语与壮文化》课,我就不知道壮语、壮文和壮文化。学习这门课程后,我认识和了解壮语,能掌握和使用壮文,比较深入地认识壮族文化。更想不到的是,这门课程让我增强了自信心。”3月19日,来自东兰的广西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1级壮族学生莫蓓蓓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因为母语是壮语,所以报选了《壮语与壮文化》课之后,经过课程学习,她很快就认识和了解了壮语和壮文化,学会使用壮文进行创作,并且已有作品发表在壮文期刊上。近年来,广西大学文学院开设的《壮语与壮文化》课,开拓壮语文教育视野,掀开壮语文教育新的一页。据了解,该课程越来越受学生欢迎,教学成效日益显现,获得同行的好评,赢得社会业界的赞赏,形成较好的社会反响。

开拓创新 特色鲜明

“《壮语与壮文化》课现在受到很多关注,得到很多同行的好评,这主要归功于这门课程理念与设计上的突破,形成了鲜明的特色。”3月19日,该课程主讲人广西大学文学院覃凤余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涵盖了拼音壮文、壮语(地名、词汇类型)、古壮字、壮族歌谣、壮族及其文化、壮汉语接触与比较等方面内容的《壮语与壮文化》课有显著的特色。

据了解,经过酝酿、开设及多年的教学实践的提升,《壮语与壮文化》课形成了10大特色。

一是首创性。以往的高校壮语文课,主要在民族院校开设,综合性大学从未开设。在广西乃至全国,在高校办学史上,该课程是首次在综合性大学开设的壮语文课程;首次由专攻语言学与文献学的教师主讲。

二是人文性。该课程教学团队是科研人员,对壮语有深入研究,有丰富的材料。因此该课程不同于以往只教听说读写的语言课,而是切合综合性大学的教学,更富于人文性,是一门人文素质培养课。

三是高瞻性。该课程教学团队的科研理念是从类型学的角度来审视壮语。他们把这个理念贯彻到教学中去,跟以往只教听说读写的壮语文课相比,该课程的立足点更高,视野更广。

四是普适性。以往的壮语文课,主要是语言课程,以教授学生使用壮文为主;而教授的壮语文又主要以北部壮语的武鸣标准语为主。而广西壮语的实际情况是,虽说政府将武鸣壮语定为标准语,但是,广西事实上并未出现像汉语普通话那样超越方言的标准语。所以,以往的壮语文课吸引的受众主要是北部壮语的母语者,而南部壮语者则很难吸引。该课程一方面增加了文化方面的内容,另一方面不强求讲标准音,吸引的受众不仅有北部、南部壮语的母语者,更有对民族文化感兴趣的非壮语母语者,对壮文化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平台作用。

五是传承性。以往的壮语文课主要强调拼音壮文的学习和使用,与民间书面语系统有一定程度的脱节。民间的书写系统主要是古壮字,古壮字在传承壮文化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该课程将古壮字纳入讲授系统,体现了对壮族民间文化传统的尊重和传承。

六是体验性。以往的壮语文课强调拼音壮文的使用,用拼音壮文可以很好地书写壮语的散文性书面作品,如传说、故事等。但是在民间,壮语的书面作品主要是用古壮字记录的歌谣、经诗等韵文作品或壮语地名,壮语的民间歌谣有重大的文学和文化价值。该课程首次将壮族歌谣纳入讲授系统,并组织学生实地参观壮族歌墟,让学生切身体验壮族文化。

七是纳新性。以往的高校壮语文教学,长期沿用汉语及英语教学界的语音、词汇、语法、文选等几大块的教学模式,与中学壮语文教学的框架区别不大,学术界新的研究成果更无法吸收,讲授框架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该课程注意将学界最前沿的语言类型学理论、语言接触理论吸收到讲授内容中来,更适合综合性大学的性质。

八是实用性。该课程有很强的实用性。很多壮语母语者口语很流利,但是未掌握壮语的书写系统。该课程教授拼音壮文时,着重教授各地壮语方言的拼音转写,让学生能够用拼音壮文书写自己的母方言。通过该课程,许多学生都用拼音壮文记录自己方言的故事、传说,并有作品发表。

九是系联性。该课程以语言为载体传授文化方面的内容,不是单纯讲授语言,也不是单纯讲授文化,而是结合语言来讲授文化。

十是贯通性。该课程将学科打通,语言与文化打通,壮语与汉语打通,在教学中用人类语言文化的视野来审视壮语的语言与文化,从而突出壮语壮文化的类型特征。

深受欢迎 成效显著

“我是壮族人,母语是壮语。但在大学一年级之前,我不认识壮文,对壮语也不甚了解。大一下学期(2012年),我报选了《壮语与壮文化》课。通过课程学习,我感觉很容易学,后来觉得越学越有意思。”3月19日,谈到自己参加《壮语与壮文化》课的经历,莫蓓蓓告诉记者说,虽然从小就说壮语,但自己对壮语不甚了解,对壮族文化无从深知,对壮文更是闻所未闻。“身为母语是壮语的壮族人,不了解和认识自己的语言、文字和文化,觉得好像却少了什么,总感到有缺憾。学了这门课程后,收获很大,不但让我认识和了解了自己的母语,学习和掌握了壮文,了解和深知壮族文化,更让我增强了自信心和自豪感。”经过课程学习,莫蓓蓓已经掌握了壮文,并运用壮文进行写作。今年4月,她在《三月三·少数民族语文》上发表了壮文作品《Vunz Caeuq Ngwz》(人与蛇)”,获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好评。如今,掌握了壮文的莫蓓蓓也当起了老师,她被广西大学壮族文化协会请去当壮文老师,成为该校学习和传承壮族语言、文字和文化的学生典型。随着课程教学的不断开展,该课程吸引了越来越多像莫蓓蓓这样的壮语母语学生报名选修。

除了受到壮族学生的欢迎和喜爱,该课程也得到了不少非壮语母语学生的青睐。“我的母语是粤语,我有同学说壮语,但我听不懂。当时怀着想了解、认识、学习壮语和壮文化想法,想了解我们广西的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化,就选修了这门课程。上了这门课程之后,收获颇多,也会说了几句简单的壮语。感觉很开心,对于这门课程,我是越来越感兴趣了。”3月19日,谈到上《壮语与壮文化》课的感受,来自梧州的广西大学机械学院车辆与动力工程专业2013级学生黄誉辉很开心地对记者说。据了解,像黄誉辉这样选修这门课程的非壮语母语学生也为数不少。这门课程成为这些学生认识和了解了壮族语言、文字和文化的一个重要平台。

社会赞赏 好评不断

自开设《壮语与壮文化》课以来,引起了广西有关业界的关注,得到业界专家的好评。“除了民大(广西民族大学)之外,在广西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开设这门课程,对于普通高等院校的学生了解和学习壮语文和壮族文化,是一个很好的窗口。这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一个创新。”3月19日,谈及《壮语与壮文化》课的意义,广西三月三杂志社社长、总编、广西歌王覃祥周译审对本报记者如是说,“覃凤余教授是壮族人,热心于研究和教授壮语文和壮文化。她开设的这门课程,特色鲜明,在同行中获得好评,影响比较大。”谈起该课程的发起人和主讲人,覃祥周更是啧啧称赞。更让他欣喜的是参加该课程学习的学生,学习很有积极性,学习成效显著。“报名参加课程学习的学生,大多很快就学会了壮文。目前,有29个学生的壮文作品投到三月三杂志社。其中的佼佼者,已经有壮文作品发表在《三月三》上。我给他们上壮语山歌,学生们很感兴趣,纷纷要求多给他们上壮语山歌的课。”覃祥周高兴地说。

除了让学生取得很好的学习成效,增添学习热情,该课程还提升了学生的自信心。“对壮族学生来说,通过这门课程,可以了解和认识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和文化;了解和掌握自己的独特的民族语言、简便易学的民族文字和悠久灿烂的民族文化,这当然能让他们增强民族自信心,增进民族自豪感。”谈及这门课程的正能量,广西民族教育发展中心零兴宁译审告诉记者,通过对自身的语言、文字和文化的了解,可以让学生增强自信心,增进自豪感。

此外,在业界,该课程主讲教老师覃凤余撰写论文“综合性大学的壮语文课”参加2012年7月在桂林召开的“第三届全国高等院校民族语文教学暨学术研讨会”,引起关注。在校园里,该课程引起学生社团的关注,广西大学壮族文化协会的学生来旁听,与主讲教师互动。近年来,该课程的壮语母语学生采录民间故事,用拼音壮文转写成文,或直接用壮文写作,并在壮文杂志上发表。除了莫蓓蓓,该课程学生梁珍今年也在《三月三》发表《Gou Hag Sawcuengh》(我学壮文)。

多年来,《壮语与壮文化》课已取得较为显著的成效,社会反响良好。可以说,该课程教学团队不断开拓壮语文教学新视野,让壮语文教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然而,对于该课程教学的深入开展,目前还存在不少困难,如课程资金投入不足,教材建设不足,学生获取教学资料不便捷等。让他们欣喜的是,目前,广西大学正在全力支持他们向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素质教育分会申报大学素质教育精品通选课。对于解决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壮语与壮文化》课的教学团队充满信心。人们深信,《壮语与壮文化》课程的明天会更好。

作者:唐龙

编辑:蒙树起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